小米于3月30日解散了位于河南的一支营销团队,罗永浩也回应了市场对锤子科技长期没有旗舰机面世的质疑

小米于3月30日解散了位于河南的一支营销团队,罗永浩也回应了市场对锤子科技长期没有旗舰机面世的质疑

| 0 comments

4月9日下午,在北工大体育场,锤子科技正式发布了“坚果3”。
坚果3分两种配置,4G+32G内存组合的定价1299元,4G+64G内存组合的定价为1599元。
正如之前网上流传的信息显示,坚果3采用了类似小米MIX的屏幕设计,为三面无边框的全面屏设计。屏幕大小为5.99英寸,分辨率1080P。
硬件配置上,坚果3搭载的是高通骁龙625处理器,电池容量4000mAh。后置双1300万像素摄像头,前置800万像素摄像头。支持面部解锁和指纹解锁。
现场一位自2012年开始便关注锤子科技的资深用户对界面记者表示,这款手机没有明显惊艳的点,包括全面屏的设计很多手机已经做过。但该用户还表示,这款手机意味着锤子科技在向中低端市场渗透。“现在在千元机这个价位段上,锤子也想占一定的市场份额。”
相对于锤子科技以往的新品发布会,这场发布会略显低调,且时间定在工作日。但是“老罗”的号召力仍不可小视。北工大体育馆可容纳13000人左右,据界面记者观察,现场入座率约为3/4,这意味着有近万人在现场观看了发布会。
当罗永浩登场时,场下响起一阵欢呼声。类似的欢呼在整个发布会过程中不时响起。
发布会开始,罗永浩首先回顾了锤子科技在过去两年的历程。他坦言,一度公司已经撑不下去,甚至已经准备好“遗嘱”。整个2016年,锤子科技被高管离职、资金链断裂、巨额亏损等负面缠身。
不过坚果PRO以及坚果PRO2两款产品的优异表现令锤子科技“起死回生”。据罗永浩透露,坚果PRO在发布后6个月内售出100万台,而坚果Pro2在发布后更是超出预料。
Counterpoint分析公司研究总监闫占孟认为,过去一年锤子表现在细分市场做得相对不错,量一年大概两三百万,在线上市场排名前十名,营收和出货量都不低,但核心还在于净利润能有多少。
实际上,对于此次发布的坚果3,罗永浩热情一般,他对将于5月份发布的新一代旗舰机倾注心血。
“我们在致力于旗舰机,所以不得不用一段时间,做性价比高的以及相对平价的产品推动团队向前走。顺便多交几个朋友。”罗永浩说。
罗永浩也回应了市场对锤子科技长期没有旗舰机面世的质疑。他表示,TI、T2之后没有发旗舰机是因为公司花了很长时间摸索,希望新的旗舰机不止外观设计上漂亮,更要在技术上有革命性。
闫占孟认为,坚果系列是为了更新产品节奏推出的常规款,对锤子科技来说,今年的关键在于一二线用户对即将发布的旗舰机的评价。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召开新品发布会,届时这款被罗永浩称为“有革命性和颠覆性”新一代旗舰机将面世。
“我不想再在手机行业做零和游戏,希望这次在鸟巢发布的产品,是能使这个行业明显感觉到迈进一大步。”在发布会结束时,罗永浩说:40多天后,鸟巢见。

4月3日,雷军头条号下的几条留言引发关注。
有人在小米董事长雷军的头条号下留言称“放弃自己的员工,就地解散河南团队,怎么想的?”,“昨天还在为你的事业奋斗的兄弟姐妹们,今天领到的就是一纸辞退书,考虑过这么多人的感受么?”
随后有消息报道称,小米于3月30日解散了位于河南的一支营销团队,该团队40多名员工中,大约80%的员工遭到辞退,其中包括部分刚刚递交转正申请的员工。
不过,小米在给《证券日报》记者的回复中表示,是有部分员工未达到转正的要求,但并没有报道中说的80%。据小米方面统计,此次总共有46人参与考核,通过考核的人数为23人,没有通过考核的人数也为23人。
河南营销团队23名员工被辞
据报道,2018年3月29号晚上5点多,有多名小米河南员工收到一条来自小米部门主管的工作通知,要求他们于3月30日赶到郑州办事处开会,会议主题是“月度会议和人才盘点”。30号赶到郑州后,他们被分别叫进办公室,签署了一份“离职协议”,协议给他们每个人提出了赔偿金额。
“我们29号晚上收到通知开会,30号上午去开会就被辞退了,中间没有任何消息。”一名被辞退员工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据多名被辞员工向媒体介绍,他们于2017年10月前后,与小米签订了三年的劳动合约,双方的合约将会终止于2020年。但2018年3月30号,这40余名员工中的30多位,突然就接到了小米的辞退信。根据一名被辞员工的说法,剩下的十几名员工,将放在第二批次被辞退,目前辞退消息还未到。
对此,小米方面向《证券日报》记者回复称,这是很正常的工作梳理流程。“我们去年对河南市场进行深耕,所以在河南划分了网格主管来进行正常的经营作业,而且经过我们考核部分员工通过了试用期转正了,他们给我们河南团队注入了新鲜血液,我们十分欢迎他们加入小米这个大家庭。但是很遗憾也有部分不符合我们要求的员工,未达到转正的要求,我们感谢他们的付出并给出了补偿。”
此外,小米方面还强调,经过核实得知,此次总共有46人参与考核,通过考核的人数为23人,没有通过考核的人数也为23人,并没有报道中说的80%。
小米还否认了河南团队解散,“目前,我们的河南团队不仅没有解散,而且相比去年之前队伍更庞大,我们在河南的市场渗透也比去年之前更深更广。我们始终欢迎有识之士加入小米,目前小米的业务拓展十分迅速,我们还需要大量优秀的人才。”小米在给《证券日报》记者的回复中称。
大会战时大量招人开店
尽管小米宣称被辞人员系考核未达到转正要求,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小米此番风波缘起,要倒带回2017年7月份开始的“河南大会战”。
去年8月底,雷军到河南各地走访,引发了颇多关注。
雷军此次走访,还宣布了小米已经开启了河南大会战。雷军此前表示,小米要做的是新零售,因为电商只占商品零售总额的10%,到今天为止90%的人买东西还是在线下买。
有分析指出,小米提出的新零售模式,从根本上采用了OPPO、vivo的线下体系,和OV类似,现阶段小米线下体系的建设分为五个层级,分别是小米之家旗舰店、小米之家、小米之家专卖店、县级授权店和小米小店。其中小米之家旗舰店已经在深圳万象城开始试营业,小米之家专卖店是以共建联营的形式由小米来输出管理,县级授权店是合作伙伴建设运营小米之家的形式,小米小店则是用共享经济的模式让米粉和用户加入其中,用于覆盖县乡市场以实现产品和口碑传播。
在小米的规划中,每一个县都会设立小米之家,而在每一个乡镇将开设小米小店。目前以河南为试点,划分为150个网格,每一个乡镇都要开设小米小店。
2017年9月份,小米在河南成立了一个线下代理团队,试图通过网格化管理销售经营。被辞员工称,小米分三批招募了40多名员工,招聘活动一直持续到10月底结束。“当初是河南大会战,所有人听到消息都争相加入了小米团队,半年转正期,结果转正前就被辞掉了。”
“由于大会战当时大量招人开店,我听到的情况是现在网格主管这一层级有裁员,我们是市区一级,没受影响,他们是面向县乡客户。”有小米在河南地区的核心客户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线下渠道是场硬仗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在与《证券日报》记者交流时认为,这是小米线下渠道改革在经过半年实践后,觉得层级设置不太合理,需要调整优化。“毕竟小米做线下渠道,很多事情都要改革,还要尝试创新。作为试点,所有事情都是从河南先开始。”
据了解,河南的小米小店现在已经达到了1万多家。
“小米在河南快速布局线下渠道的时候设立了网格主管、城市经理的服务体系,但布局结束后,目前看,从网格主管到城市经理再往上面的信息反馈有效性变差了。为了信息反馈得及时,客户服务的提升,就将整个体系清减了,变得更加有效率。实际上就是将网格主管这个层面取消,现在就用城市经理这个层面直接服务客户。”有知情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如果最终小米河南地区全部取消网格主管,说明现实情况与当初设想有差距。
线下市场对从线上转线下的小米来说是场硬仗,新零售更是助力其IPO的时髦概念,可以说,这是一场小米只能胜不能败的硬仗。对于其竞争对手OPPO和vivo铁板一块的线下渠道,目前还没有看到小米能撬动的迹象。
有分析指出,目前看来,无论是出货量主要是低端红米手机的手机产品线还是小米生态链中的其它产品,单台利润都不足够支撑起线下渠道的巨大投入,因此小米的新零售,缺少了最根本的高利润的硬件产品来支撑,由此看来,小米的新零售还有一段路要走。

4月11日,深交所网站披露4月3日向苏泊尔出具的监管函。监管函显示,因网络和系统的原因,苏泊尔未能在原预约的2018年3月30日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公司股票于2018年3月30日开市起停牌。3月31日,苏泊尔披露了2017年年度报告等相关文件。4月2日,公司股票复牌。
深交所指出,苏泊尔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该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4条和第6.3条的规定。请苏泊尔董事会充分重视上述问题,吸取教训,杜绝上述问题的再次发生。
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第6.3条规定,公司应当按照本所安排的时间办理定期报告披露事宜。因故需变更披露时间的,应当提前五个交易日向本所提出书面申请,陈述变更理由,并明确变更后的披露时间,本所视情形决定是否予以调整。本所原则上只接受一次变更申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