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能力是外脑,选举刘淑青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

第一个能力是外脑,选举刘淑青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

| 0 comments

在日前的暴风TV发布会上,暴风集团CEO冯鑫表示,家庭互联网成为新互联网平台是未来互联网大势之一。
对于暴风现在的业务布局,冯鑫首次公开说明,暴风已经远离了影视长视频领域。“3月29日,爱奇艺IPO后,我决定,这个三年多的想法是时候向社会公示了。”冯鑫说,在2013年底的时间点,暴风就已经下定决心,并不是不看好这一领域,其用户增长收费非常快,市场空间更大,但这个生意与暴风已经无关了。“长视频领域每年需要有100亿的内容投入门槛,不是大部分公司能玩得起的游戏了,我们没有资格在这一领域做很大影响力的角逐。”
告别长视频后,冯鑫介绍说,暴风影音现在做的就是信息流和小视频。“暴风影音处于二次创业的阶段,可能会在公众视野中暂时消失一段时间,正在为未来做全新的创新。”至于从前被暴风视为战略布局的VR,冯鑫表示,战略时期也要推后,2020年以后再去看。
在现阶段,暴风的精力主要集中在以暴风TV为代表的家庭互联网。冯鑫分析说,家庭互联网在未来的趋势具体表现为,到2020年,中国至少有1亿家庭会进入家庭互联网;有1亿家庭进入家庭物联网;硬件是一个万亿的市场;互联网增值服务是一个千亿的市场;1亿家庭会成为新的数据资产。
“2018年暴风TV最重要的目标,彻底告别遥控器。”冯鑫认为,要想干掉遥控器,带来新的交互,第一个能力是外脑,如果说人工智能是机器人的话,外脑就是耳朵和远讲语音。第二外脑还应该是眼睛+机器视觉。第二个能力是AIOS3.0,传统的UI是图文+物理按键。第三个能力,手机端的AI助手,实现大屏小屏协同。

孙宏斌走了,但留下了融创系高管刘淑青。
4月4日晚间,乐视网发布的一则关于选举刘淑青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的决议公告再次搅动市场风云。至此,由贾跃亭至孙宏斌,再到近期刚刚走马上任的新任董事长刘淑青,乐视网在近一年内已经3次换帅。
随着新任董事长的上台,乐视网正式步入“刘淑青时代”。梳理刘淑青此前的公开发言可以发现,互联网电视业务或为其重点关注的业务之一,而资金问题被其认为是急需解决的问题。
那么,“刘淑青时代”下,乐视网将迎来怎样的转机?《证券日报》记者为此致电乐视网证券部,但公司工作人员以证券部不接受采访为由拒绝回复。记者随后发送采访提纲至乐视网董秘电子邮箱,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融创系补缺乐视网董事长
在孙宏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后不满一个月,乐视网就迎来了新任董事长。4月4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审议通过了《关于选举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的议案》,选举刘淑青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
刘淑青何许人?据公开资料显示,此次乐视网董事会选举出的新任董事长同样出自融创系,在融创系任职时间超过10年。据乐视网披露的公开信息显示,刘淑青在2004年1月份至2017年5月份期间,先后担任天津融创置地有限公司财务经理、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财务管理中心内控总监以及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的职位。
事实上在出任乐视网董事长之前,刘淑青已经开始在该创业板上市公司扮演重要角色。据乐视网于去年年末披露的公告显示,公司董事会同意聘任刘淑青为公司总经理,同时变更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刘淑青。
值得一提的是,董事长换人并非乐视网近期发生的唯一一起高管变动。4月4日晚间,乐视网还同时披露了一则高管变更公告,称近日收到高级管理人员金杰、谭殊的辞职报告,两人分别因个人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乐视网副总经理职务,同时辞去在公司的其它职务,不再担任乐视网任何职务。
将致力恢复智能电视业务
对于乐视网的投资而言,刘淑青并非一个陌生的名字。早在乐视网今年2月份举办的股东大会上,刘淑青曾以乐视网董事、总经理的身份出席,并对乐视网未来的经营战略、资金等问题进行了说明。
互联网电视业务或为乐视网未来致力于恢复的重点业务。刘淑青在股东大会上表示,“公司战略方向上,乐视网坚持提升产品用户体验为核心,发挥过往平台优势,包括终端、用户等,整合用户资源,将聚焦家庭互联网用户,减少对资源依赖度,收缩不良资产等板块,这样可以解决相关资金问题”。刘淑青同时指出,“2017年智能电视受到影响,现在致力恢复相关业务,困难仍在,互联网电视仍是乐视网优势”。
目前来看,乐视网互联网电视业务已有所推进。据乐视网3月30日晚间披露的公告显示,乐视网子公司新乐视智家近期拟与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签署《互联网电视合作项目合作协议》,合作双方基于价值创造的共同目标,达成拟在互联网智能电视领域合作共识,为合作终端产品的最终用户提供视频内容服务等。谈及此次合作协议对上市公司方面的影响,乐视网方面表示此次合作进一步丰富超级电视提供的内容产品组合。
此外,刘淑青曾在今年2月份的股东大会上谈到,“乐视网目前还是急需解决资金问题”。据乐视网4月4日晚间披露的《第三届董事会第五十六次会议决议公告》显示,乐视网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公司拟向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申请贷款1.98亿元的议案。此次贷款期限2年,主要用于偿还公司部分即将到期的银行贷款。

前不久,博通收购高通的交易被特朗普发出的总统禁令而终止,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下这笔交易再也没有机会了。博通自身也不得不最终撤销了收购高通的所有计划,同时还撤消了向高通董事会的董事提名。
就当大家都以为这起收购风波就此打住的时候,博通在本月初宣布,预计4月3日之前将公司总部迁回美国。4月5日,这家芯片制造商的收购对象美国高通公司(QualcommInc)将召开年度股东大会。博通公司以1170亿美元收购总部位于加州的高通公司的提议,就是否产生潜在的国家安全威胁,正遭遇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审查。
其实博通总部最初总部实属在美国,是纯正的一个美国公司,但是被新加坡的安华高以370亿美元天价收购之后,总部也就随着收购而进入了新加坡。但后来两个公司整合后的公司名却用了:Broadcom。
这里放开政治因素不谈,如果高通拒绝被收购,而博通坚持,二者未来一段时间内将很有可能展开一场资本大战——博通可直接向股东发起收购要约,演变为敌意收购,高通也可依据美国资本市场规则发起“毒丸计划”反击。
所谓“敌意收购”,是指收购公司在未经目标公司董事会允许,不管对方是否同意的情况下,所进行的收购活动。当事双方采用各种攻防策略完成收购行为,并希望取得控制性股权,成为大股东。进行敌意收购的收购公司一般被称作“黑衣骑士”。
股东接受“敌意收购”的短期获利行为,往往是和公司的长期发展相违背的。高通目前正处于4G向5G更迭的敏感关键时期,已经建立起一系列的人力资本、供销网络、债务关系等与战略稳定性密切相关,这些安排如果任意被股东短期获利动机所打断,必将影响整体发展效率。
如果单从市场上看,博通为什么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收购高通呢,这里小编做个简单的分析。首先,博通和高通都是全球知名的半导体芯片制造商。博通的年销售收益为180亿美元,而高通更是高达220亿美元。高通的收益和利润前景都被市场看好,博通正是看上了这块蛋糕。
其次,高通的骁龙系列芯片在市场上有良好的口碑和声誉,并被广泛的应用。而博通在新产品的研发上的实力不可小觑。据称博通正在研制一种GPS芯片,其定位精度达到30厘米以内。因此博通和高通合并是强强联手,会给博通带来更好的市场前景。
最后,收购的时机也是成熟的,2017年初高通公司的股价下跌,苹果公司与高通的诉讼纠纷不断,其它手机制造商也加入了讨伐高通的行列。博通正是利用高通现在四面楚歌声的机会来收购竞争对手,从而使其成为半导体芯片业的龙头老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