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旗下子品牌雷鸟科技在印度新德里举行雷鸟电视新品发布会,格力手机vs小米空调

TCL旗下子品牌雷鸟科技在印度新德里举行雷鸟电视新品发布会,格力手机vs小米空调

| 0 comments

上周,TCL旗下子品牌雷鸟科技在印度新德里举行雷鸟电视新品发布会,推出了Android7.0Nougat和雷鸟55K2A两款产品,两者均具备4K优秀画质,杜比认证音效,AI智能技术,宣告雷鸟电视出征印度的号角正式吹响。
近日,TCL公告称,京东拟以3亿元人民币认购旗下子公司雷鸟科技新增股份,并获得雷鸟科技6.67%的股权,同时,双方将基于互联网基础能力、内容及服务、生态资源等方面开展合作。
其实,京东并不是入股雷鸟的第一个大手企业,早在去年7月,雷鸟科技便获腾讯4.5亿元人民币的战略投资,双方重点在内容共享、产品创新、市场推广、会员运营等方面深化合作。
腾讯4月份投新乐视智家,乐视超级电视回归;创维与百度合作,深挖人工智能搜狗技术;年初的打得不可开交的“风米之争”;到现在,TCL雷鸟又与京东展开战略合作。这似乎预示着,曾经一度站在灭亡边缘的互联网电视,又要迎来自己的春天了吗?

在最新一期的吴晓波《十年二十人》中,当再次被问到与雷军的10亿赌局时,董明珠表示这个决策她不可能做错,她已经做了风险防控,“我预备了50个亿投进去,企业一样不影响健康发展,那有什么不能去赌呢”。
2013年,在央视“中国经济年度人物”颁奖典礼上,雷军曾与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打赌称,5年内如果小米的营业收入击败格力,董明珠就输给自己1块钱。
彼时,小米仅成立三年,而格力早已是空调行业之首。
素有“铁娘子”之称的董明珠不甘示弱,“要赌就赌10个亿”。
两人的10亿赌约就此立下。
如今,五年之约将至,董明珠和雷军的态度自然备受关注。
格力手机vs小米空调
10亿赌约之后,格力开始做手机,小米开始做空调,貌似“儿戏”的竞争,彰显出两者之间的火药气息。
如此涉足对方擅长的领域,格力和小米真的只是意气之争吗?
在家电行业资深专家刘步尘看来,格力手机其实是董明珠急于“自证”的作品。格力的核心产品空调已打上“朱洪江”的烙印,而董明珠希望有一个新的产品打上自己的标签,手机由此进入她的视野。
2015年3月,格力第一代手机问世;2016年5月和2017年6月,格力又相继推出第二代和格力色界,售价均在3000元到3600元范围内。
目前,在格力商城中,格力第一代手机已经下架,第二代手机和格力色界的总销量约12万台,销量并不理想。
刘步尘表示,用造空调的理念来造手机,格力手机很难成功。
而在格力推出手机的两年后,小米空调也于2017年8月面世。该款名为“智米”的产品售价4399元,由长虹代工。
业内人士指出,小米做空调,与其说是与格力竞争,实则是为了更好地布局智能家居领域,打造完整的智能家居产品矩阵。
谁的赢面更大?
2018年,5年赌约行将期满,胜负也即将揭晓,董明珠和雷军的态度自然备受关注。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格力和小米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82.26亿元、1146.25亿元。目前来看,格力暂时领先。
但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到2017年,小米营业收入的复合增长率为30.98%,超过了格力的23.14%。
不过,格力电器的董秘望靖东曾公开透露,格力在2018年做了“一个2000亿元营收的规划”。
而如果小米的营业收入也要在2018年达到2000亿元,那么就意味着其2018年的增长率必须达到74.48%,难度不言而喻。
2017年,格力和小米的净利润分别为224.01亿元、-438.89亿元(调整后为53.6亿元);资金方面,格力在2017年底的货币资金总额高达996.1亿元。
如此看来,10亿元赌金对于格力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对于现金流较为紧张的小米来说,分量更重些。

今天,京东叮咚mini2就以79元的低价首发。这一价格,要比天猫精灵在2017年双十一期间推出的99元,还要低20元。而也在今天,喜马拉雅旗下的晓雅MiniAI音箱在京东全款预售,首发价299元,距其推出第一代小雅AI音箱仅不到一年时间。
目前,国内智能音箱出货量从十几万迅速上升到百万级,业内人士预估,2018年智能音箱市场至少会翻倍。在供给端,中国智能音箱厂商大概已到50—100家。
但直觉便知,所谓“百箱大战”只是阶段性战役,这一领域只会残存少数有一技之长的玩家。
而在我看来,无论哪种打法,至少在现阶段,智能音箱的当务之急,不是作为“智能中枢”去“连接万物”,而是迅速掌握内容输出能力。
为什么这么说? 拥有“不受制于人”的内容越多,壁垒越夯实
在不少人的期待中,他们花几百元购买的智能音箱,能立即委以“智能管家”重任,可以帮忙打理家里一切,还能在无聊时陪人聊天。
实际上,目前语音交互技术尽管识别率很高,但只能完成模式化应对,一旦试图进行跨场景和跨任务对话,就会经常陷入尬聊,人与机器离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交流”还有一段漫长之路。
在使用目的上,现阶段智能音箱能做的还是相对简单的事,譬如根据亚马逊Echo公开资料显示,大多数用户的最高频行为仍是收听内容。
不仅是亚马逊,内容之于音箱的重要性,在国内市场同样明显。
据QuestMobile发布的《2018中国移动互联网春季报告》,目前用户黏性最高的音箱不是BAT和小米等巨头,而是喜马拉雅旗下的小雅AI音箱,其月人均使用时长近600分钟,人均使用次数240次,使用频次是天猫精灵及小米的7-8倍。
为什么数据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小米AI音箱的主要职能是,协助用户完成对家用电器的控制,而天猫精灵偏消费领域的搜索,会推荐热卖产品。小雅AI音箱却是基于喜马拉雅自身的内容基因而应运而生的。作为音频行业的巨头,喜马拉雅占据整个音频市场73%的份额。
我认为,很长一段时间内,相比于语音交互技术的趋同,内容资源才是智能音箱的最大壁垒——不同于国外内容资源的相对开放(Amazon的EchoSho也可以播放YouTube),无论音频还是视频,中国市场的版权之争都更为惊心动魄,谁拥有“不受制于人”的内容越多,谁的壁垒也就越夯实。
目前很多智能音箱的内容多是与第三方平台授权合作,这种“弱关系”充满各种不确定性,譬如接入百度等音频资源的叮咚音箱,在2017年末就突然无法调用歌曲资源。
而深耕音频行业多年、占据最大内容红利的喜马拉雅,也就顺理成章被推到智能音箱的风口,成为抢占用户时长最多的幸运儿。
更精准的赛道
“三岁以前,哪怕没有书,只要妈妈每天积极给孩子讲述周围事物,其实就已经是在进行中文启蒙了,首先是听觉上让孩子去熟悉中文。但是四岁开始,只有妈妈简单的发挥和讲解,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孩子了。”五岁女孩的妈妈韩青说,优质的声音课程绝对是妈妈们最好的助手,“小雅音箱解放了我的手机,成了女儿的小机器人朋友。”
去年底,喜马拉雅FM副总裁李海波曾透露,小雅AI音箱65%的用户为儿童,他们今天推出的第二代产品晓雅Mini音箱对内容进行了全面升级,针对不同年龄层的幼儿教育,推出了更具科学体系化的音频内容,首日销售量破10000台。
从外部大环境和需求上看,亲子类内容的确是一条无比宽广的赛道,市场也在印证这一点。易观发布的一份数据报告就指出,2018年亲子行业市场规模有望突破3万亿元,同时小鹅通的数据也指出,内容付费的客户里,母婴亲子行业占比达到10%左右,且数字在持续增长。
晓雅Mini聚焦儿童市场,在内容端选取了喜马拉雅站内最优质的母婴及儿童类内容,主打“十万名师在身边”,从聆听名家的胎教音乐到育儿专家1v1指导,从特级老师的语言启蒙到顶级作家的文化解读。覆盖了喜马拉雅全站音频内容,满足0-14岁孩子的兴趣启蒙。换句话说,晓雅Mini音箱可以陪伴孩子走过童年的全部旅程。
如前所述,目前国内智能音箱市场最具黏性的玩家正是第一代小雅AI音箱,而全新升级后的晓雅Mini在继承其衣钵的基础上,更是会不断打磨音频内容算法,譬如,节目推送机制的处理上,根据不同儿童收听习惯,以最优的时间和方式将优质节目推送至音箱中,引导儿童听学助长。
结语
事实上,回溯历史,最近几年,每当出现一种新技术驱动的内容载体,亲子类内容总会率先尝试。
譬如2011-2012年,伴随着iPad的横空出世,人们期待这种新的交互形式能带来亲子教育市场的爆发,但由于缺乏真正成体系的课程,这批产品更多昙花一现。
又过了两三年,亲子内容创业者将主战场选在了移动端,呈现的内容也更为体系化,但彼时内容付费尚未深入人心,盈利模式的缺失让这些产品日渐式微,而且对于孩子来说,如果没有家长的陪伴,手机可能并不是教育内容的最佳载体。
也因如此,如今在“知识付费”和“智能音箱”的双重风口下,更多人开始相信,这一市场的爆发元素终于凑齐,二者的彼此融合,可以产生真正理想的亲子类内容。
而在我看来,如果这条路是通的,也将再次证明:在智能音箱大规模爆发的前夜,内容的多样性,才是它的真正基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