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族前总监,手机厂商找代言人

图片 1

魅族前总监,手机厂商找代言人

| 0 comments

在美国“封杀”中兴通讯事件影响下,芯片行业受到的关注前所未有。4月20日上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全资收购号称中国大陆唯一的自主嵌入式CPUIPCore公司——中天微系统有限公司,但收购金额暂未透露。
实际上,不只是阿里涉足芯片产业,百度、腾讯、科大讯飞、华为等巨头都早有布局。手机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阿里此举是为未来布局、补足物联网领域芯片短板的重要举措。对中国芯片行业来说,巨头的进入也有助于企业更加专注地进行前瞻性的研究。
阿里布局芯片产业
“收购中天微是阿里巴巴芯片布局的重要一环。”阿里巴巴CTO张建锋表示,IPCore是基础芯片能力的核心,进入IPCore领域是中国芯片实现“自主可控”的基础。
事实上,在2016年1月,阿里巴巴就已经入股中天微并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双方在物联网领域已经展开了深度合作。
在2017年云栖大会上,中天微与阿里云共同发布了关于推进物联网软硬件基础设施建设的战略合作:中天微将在芯片领域全面推进IoT芯片通过阿里云LinkMarket在终端的大规模应用,同时针对AliOSThings进行深度优化,推动AliOS在IoT芯片领域的部署与应用,其中包括计算机视觉芯片、融合接入安全的MCU平台芯片以及全球首款基于AliOS的NB-IoT物联网安全芯片。
就在上个月,阿里巴巴集团资深副总裁、阿里云总裁胡晓明在2018年云栖大会深圳峰会上宣布,物联网是阿里巴巴集团继电商、金融、物流、云计算后新的主赛道。芯片作为物联网的核心设备,在物联网所有应用中处于核心地位。不过当下我国芯片产业基础薄弱,核心芯片主要依赖进口。在王艳辉看来,阿里巴巴此次全资收购中天微意图也十分明显:为未来布局,不希望在物联网的发展过程中由于芯片受制于人。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阿里已经投资了寒武纪、BarefootNetworks、深鉴、耐能、翱捷科技等多家芯片公司。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对自研AI芯片也早有布局,“自研AI芯片”已成为阿里布局“中国芯”的战略组成部分。就在4月19日,阿里巴巴透露达摩院正研发一款神经网络芯片——Ali-NPU,该芯片将运用于图像视频分析、机器学习等AI推理计算,主要是为解决图像、视频识别、云计算等商业场景的AI推理运算问题,提升运算效率、降低成本。
巨头进入有望激活芯片产业
日前,美国商务部宣布,今后7年内,将禁止该国企业向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出售任何电子技术或通讯元件。
20日,在深圳总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兴通讯董事长殷一民表示,美国的禁令可能导致中兴通讯进入休克状态。此事引发行业震荡,中国通讯行业“缺芯少魂”的问题再次严峻地摆在人们面前。
ICInsights报告显示,全球半导体市场规模达到了4385亿美元,前十大半导体厂商占据了整个市场58.5%的份额,这些厂商分别是三星、英特尔、SK海力士、Micron、博通、高通、德州仪器、Toshiba、英伟达和恩智浦,中国芯片厂商的名字并未出现在其中,这也导致中国芯片行业极度依赖进口。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进口芯片金额高达2300亿美元,花费几乎是排在第二名的原油进口的两倍。
另一方面,中国相关部门、企业都在倾巨资投入芯片领域。2014年“国家队”入场,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成立。2016年2月份,中国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公司、华芯投资、紫光集团在京共同签署三方战略合作协议,表示未来五年内,该基金拟将以股权投资方式给予紫光集团总金额不超过100亿元支持。
国内科技巨头如百度、腾讯、科大讯飞、华为、小米等也分别以投资或自研的方式陆续进军云芯片领域,比如华为的海思,百度的XPU等。除此之外,地产厂商恒大也宣布涉足集成电路产业。
但是国内芯片产业毕竟起步晚,而芯片产业是一个依赖于生态的产业。鲲云科技创始人牛昕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在移动计算机时代,Wintel联盟一手抓土地,一手抓商场统治了整个生态。在这种情况下,不与他们生态兼容的芯片技术是很难生长起来的。
牛昕宇表示,中国芯片产业要想得到发展,一方面要将基于新芯片的人工智能应用落地,产生真正的商业价值,让用户认可并买单;另一方面应构建一个完善的应用开发平台,让专家和普通开发者都能够迅速开发人工智能应用,把生态做大,这样芯片产业才能真正生长起来。

就在魅族新品发布会前夜,魅族前总监张佳再度发声,在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上同时发布了长文《前路更长,我们都要成长》。

近日,“负面缠身”的金立手机火了。
哪个金立手机?没错,就是那个冯小刚、余文乐、徐帆、薛之谦、刘涛、柯洁等大牌明星代言、冠名电视剧《楚乔传》、《欢乐喜剧人3》、《跨界歌王》、《最强大脑》等十多个综艺节目的金立手机。
日前,金立的供应商欧菲科技表示,金立欠款6亿余元且逾期两个月以上,目前公司已停止向金立发货。金立董事长刘立荣在接受采访时承认,金立的资金问题是由于2016年和2017年营销费用和投资费用投入超限,其中营销费用就60亿元。
然,在国内主流手机厂商中,金立可以说是起用代言人数量较少的。3月底,OPPOR15发布会上,陈伟霆、王俊凯、郭富城、张一山、杨紫、萧敬腾、李易峰、周杰伦、Hebe等众多明星均参与了晚会盛典,有网友笑称,OPPO这是把半个娱乐圈都请来了,从明星维度来看,横跨多个年龄层,而且是多位明星一起参与造势,就OPPO这舍得砸钱的方式,确实是智能手机市场的一绝。一款手机有十多位明星代言,有人评论称“每个人的粉丝都来买几部手机就够OPPO赚的了!”
其他厂商也不甘示弱,华为的代言人包括关晓彤、张艺兴;小米的代言人包括吴亦凡、刘昊然;荣耀的代言人包括胡歌、孙杨、赵丽颖;Vivo的代言人包括库里、鹿晗、周冬雨、彭于晏、倪妮。有人笑称,“手机厂商找代言人,明星都不够用的了。”
有媒体称,手机市场已经从“产品驱动”转变为“营销驱动”。为什么现在的手机厂商都乐忠于在明星代言人上砸钱?因为手机产品同质化严重缺乏突破性创新!
产品不够,明星来凑,虽然这种明星“洗脑式”代言的方式,曾遭到很多网友的吐槽。但厂商找明星代言自家手机产品,却已经成为一种固有的“套路”,有时候在明星效应的带动下,确实能够提升品牌、产品的知名度。其实靠明星撑场面倒也不全是坏事。毕竟,活下去对于任何企业来说才是首要任务。但是如果把所有的营销都寄托在一两个明星身上,那就大错特错了。你说苹果该找个什么样的代言人?任何明星可能在苹果面前都会逊色不少。
中国手机市场巨大,在走出国门的探索中,中国手机品牌也表现不俗。但是如果抛开市场份额,就产品创新力,品牌号召力,盈利能力这些方面,远远比不过苹果。你会发现,在套路之外,发布的手机新品亮点确实不多。让人惊艳的“创新”黑科技几乎没有,因为所有的手机都在模仿苹果,全面屏、刘海设计等等。在产品性能方面,很多则把拍照功能放在首位,硬件方面做了基本升级。除了追求定制外壳的高颜值,看不到明显的差异化。
关于营销为王还是产品为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需要提醒的是,现在年轻人的消费意识越来越成熟,谁还会心甘情愿为“智商税”买单?这种“娱乐营销”之路能走多远?
商场如战场,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图片 1

在这篇文章中,张佳前后梳理了加入魅族后的经历。一周前张佳在微博上将矛头直指公司CMO杨柘,认为其无力带现阶段的魅族走出困境。此言论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随后魅族开除了张佳。
在这篇长文中,张佳用一半的篇幅介绍了他在魅族工作期间的内容与成绩,同时也谈到了一些感悟。
4月15日,张佳和一部分魅族员工在微博上质疑杨柘,称他应为魅族当下的挫败承担责任。随后在微博上先后爆出了杨柘自上任以来,任人唯亲、逼走老员工、营销费用飙升,其团队存在贪腐嫌疑的证据。
在长文中,张佳提到2017年5月下旬杨柘的入职让他意识到公司的大方向即将发生转变。三个月后,张佳和团队便和杨柘拜访了梁文道先生,希望在这个群体中创造一些魅族品牌合作的机会。
紧接着,由于种种原因,张佳在内部提出的适合魅族的金融业务方案以及魅族文化资产增值计划都未能彻底落地。在同一时间,发生的一些事情导致张佳和杨柘及其团队的关系更为胶着,这让张佳有了带团队转岗的打算。
他在长文中提到:“去年下半年我一度非常焦躁,核心在于,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团队成员一起带出重围,而不仅仅只是我一个人默默的离开。但是,当我尝试种种努力都无法达成预期,且环境正在快速恶化的时候,在春节前后,我已经开始平静的接受‘大家都得离开’的局面。”
张佳也在长文中坦言:“如果不是4月17号这一天的事情来得过于突然,我和团队大部分成员可能都会在魅族15发布会之后安静地离开魅族。”
短短一周时间,员工质疑杨柘成了社交媒介上最引人关注的话题,成立15年的魅族或许压根想不到在发布会前还能上演“宫廷内斗”的戏码。如何评价现阶段的魅族、新品15还有杨柘?
或许只有销量才能验证一切。
以下为前魅族总监张佳在微博发布的自述:《前路更长,我们都要成长》
我是张佳,从魅族离开了,作为当事人,我做个记录,算是回顾一下我加入和离开的过程吧。
2013年9月2日,我在鸟巢看了魅族MX3的发布会,第二天下午在附近的肯德基跟李楠以及他的另一位下属一起聊了大概2个多小时,当楠总问到我收入期望的时候,我知道去这家公司基本有戏了。
我在面试时就激烈地表达过一个观点:中国市场上的很多营销就是甲方和乙方共同做点无法衡量效果事情从而骗一点老板的钱。我认为这种营销工作对于我毫无意义,对于品牌塑造和市场占有率的提升没有效果,只会让更多人想着怎么赚钱而不是做事情,我还明确地提出,市场部员工最好是「高薪养廉」,同时用制度来压制贪腐行为。
这个结论的有一部分来源于我在2011年跟随前腾讯产品总监金星一起创业做知美网的经历,那时候我负责市场部,临时接手带几个女孩也有点茫然,基本上没什么预算,但我要负责「知美网」的用户拓展及公关传播,找的都是免费资源,比如接入腾讯Q+、360网址导航、淘宝淘画报等导入流量,定期安排财经类、科技类媒体对公司进行采访等,新闻稿及公司内外公告都是自己写,还要运营社交媒体账号,基本上我也不敢花钱,即便如此,当这个项目最终很难做下去的时候,市场部也还是最先调整的。
这一度让我对花钱这件事情产生恐惧,甚至是敬畏。当然你可以理解是我穷惯了。
我加入魅族后,创建了一个属于魅族旗下的内容营销平台:笔戈科技,内部代号bg,从事手机测评、新品发布会传播策划、危机公关应对、创意视频营销等工作。你不妨理解为这是一个魅族内部的科技媒体,除了工资和一些物料,的确也不用花什么钱。
在后期我也意识到,不能纯做一些内容方面的业务,要学会花钱把自己创作的内容推出去,但即便如此,在魅族的工作里,我对于花钱的事情还是比较谨慎,我和一个30-50人的团队的营销费用使用,几年来一直控制在整个公司市场营销费用占比3%以内。
这可能也并不能完全获得认可,内部一个反馈曾经尖锐的刺痛了我,大意是说,“张佳,你们部门确实没花多少钱,但好像也没做多少事啊”。
我有点无奈,因为从营销的期望上来说,就是应该花大钱进行曝光的,OPPO模式也证明了这种方式的确有效,但你可以说团队创始人的基因决定了团队,因此,bg团队大部分人都喜欢做以小博大的事情,在各种外部合作上总想通过控制费用来体现自己的能力,现在想来也是有些病态。
但我还是想说明一下,这些年我和团队在只拿工资、用很少的营销费用的前提下,还是做了一些事情的。
一句话概括就是:我们为魅族近5年在内容营销、智能硬件生态圈拓展、资源置换合作等方面做出了贡献,参与了近20款手机及周边产品的发布及上市,实现魅族智能硬件平台从无到有的建设,连续两次成功创建内容营销新媒体,分别是针对手机行业的“笔戈科技”和针对汽车行业的“⽼司机来了”,后者已由离职员工从魅族买断并独立运作。
团队很多成员在细分领域上做得比我好,这里我贴一个来自我简历的描述,这些工作成果都有他们的功劳。
杨柘是2017年5月下旬入职的,他的加入让我也意识到了公司大方向即将发生转变,后来的沟通中了解到,杨打算做从文化层面入手进行品牌的重塑。6-7月,在忙完PRO7的新品发布之后,去年8月,我和团队成员就带他一起去北京拜访了梁文道先生,希望在这个群体中创造一些魅族的品牌合作机会。
受了这次交流的启发,我认为若是可以找到更多像梁文道先生这样的合作伙伴,经过一段时间的塑造,应该对魅族和杨柘的工作有帮助,回来和团队沟通后,我们做了一个魅族文化资产增值计划,打算从团队成员各自感兴趣的文创领域入手,从艺术、文化、技术这三个维度去寻找资源进行跨界合作,提升魅族品牌形象。
魅族文化资产增值计划,方案在此:
接下来,在跟杨柘和HR沟通后,我把团队更名为魅族文创部,业务范围是专注于创造、引进文化艺术层面的内容和产品,为魅族冲击高端品牌进行文化方面的探索和资源储备,并依托魅族手机的广泛流量以及魅族在社交平台积累的粉丝影响力,进行深度运营。
去年11月,我休年假跟随一些金融科技行业的朋友去南美洲考察时,交流碰撞出一个可能适合魅族的金融业务方案,简单说就是给那些互联网金融Apps导入流量和用户,借此获得收入。
方案是在一些互联网金融行业朋友的指导下完成的,基本可以明确的是,在符合政策规定的前提下,一个移动端流量入口公司只要推动这块业务执行,就必然会有收益。
魅族金融业务发展新构想,方案在此:
我希望能够在公司开辟一块阵地来做实施这块业务,也汇报给不少魅族高层看过,但这事最后沟通没成。没成的原因多种多样,展开来说的又是一锅粥,我还是反省自己好了。
另一方面,上面提到魅族文化资产增值计划,在魅族营销这个业务模块下短期内也较难出成绩,而此时发生的一些事情又导致我和杨及其团队的关系更为胶着,我有了带团队转岗的打算,于是,我将这一计划完善升级,希望在Flyme的平台下得以发挥,借助系统的流量资源,我有把握在不新增预算的情况下把这个事情给做了,又是不花钱。
Flyme文化资产增值计划,方案在此:
但这事也没成。沟通了很多轮,没成,我很感谢协助我沟通此事的人,没成我也不怪谁,但我笃定的认为这个计划对于手机厂商而言值得做,因为,手机系统作为一个用户高频接触的入口,所呈现出的内容质量和格调,将长期影响用户对于品牌的认知。
2018年初我看到任正非在消费者BG业务汇报及骨干座谈会上的讲话,也提到了这一点。
经过公司EMT会议批准,同意试一试开展视频业务。我们做消费者云服务不完全是为了盈利,最终目的是帮助手机提升用户体验,促进手机销售。所以在内容选择上,我们要有自己的价值观,找准差异化的努力方向,选择好内容。我们主推高品质内容,因为这些是有价值的,孩子们只有从真正的哲学、历史中,才能学习如何成为真正的人才。我们不要做毒害社会的事情,应该有选择的加载,而不是为点击率服务。
小米也正在做这方面的调整,我很欣慰他们都有了这样的意识和行动,中国手机的亿万用户会获得更好的手机系统使用体验。
总体而言,去年下半年我一度非常焦躁,核心在于,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团队成员一起带出重围,而不仅仅只是我一个人默默的离开。
但是,当我尝试种种努力都无法达成预期,且环境正在快速恶化的时候,在春节前后,我已经开始平静的接受“大家都得离开”的局面。
节后回来我开始完善简历,也督促团队成员做简历,给他们提出简历修改意见,提供换城市找工作的职业发展建议,总之,我希望大家都能过得更好,“张妈”再度附体。
如果不是4月17号这一天的事情来得过于突然,我和团队大部分成员可能都会在魅族15发布会之后安静地离开魅族。
我说过,我愧对团队,没能带他们走出重围是我作为一个团队领导的失败。但我相信去年下半年的种种努力,他们都能感受得到,我真的尽力了。
我现在写这些,只是想明确的说明,我在魅族4年5个月,做出了我应有的努力,团队很多员工付出了除工作之外的感情,如果公司不再需要我们这样的团队和业务,我们可以离开,但,我们需要的,仅仅只是一份对我们过去工作的认可和尊重。
2013年12月5日—2018年4月17日,这是我在魅族工作的时间。
再见,魅族。再见,笔戈科技。bg是一个印记,也是一种回忆。再见,那些曾经关注、喜欢和批评我们的朋友。
前路更长,我们都要成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