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华为重新发力低端市场,这是小米的第二代全面屏手机

但华为重新发力低端市场,这是小米的第二代全面屏手机

| 0 comments

1

双11倒计时只剩下2天,正是各大手机厂商竞争最白热化的阶段。在最新的Q3行业报告中,SA和IDC两大机构观点一致,华为手机以3910万部的出货量逼近苹果的亚军宝座,OPPO为3070万部,小米以2760万部的翻倍增长重回主流阵营,熟悉的三国杀似乎卷土重来。
任正非最近在华为IRB产品改进汇报会上的压轴总结广为流传,总共说了七点,其中最后一点耐人寻味:重视低端手机!这个世界百分之九十几都是穷人,友商低端手机有穷人市场,不要轻视他们。华为也要做低端机,我们的老产品沉淀下来可能就是做低端机。这意味着在不断突破价格天花板之后,华为将重新重视低端手机市场。
有意思的是,早在2015年初,也就是华为发布MateS和Mate8,逐步站位高端市场的那一年,华为消费者BGCEO余承东曾明确表示,华为正在放弃低端市场,将通过吸引更多的高端消费者和向国际市场扩张。之后和徕卡,保时捷的合作,更是让华为旗舰机成为了国产高端机的代表,溢价能力国内罕逢对手。

2016年初的一天,谷歌安卓部门的手机工程师们收到了来自小米公司的一封邮件,邮件当中提出了一个让他们难以理解的要求。
“我们即将发布一款屏幕分辨率为2040*1080的手机,希望能够通过谷歌的安卓兼容性测试,或者能够免测。”邮件中如此写道。
在此之前,安卓6.0版本的技术文档中,明确要求手机厂商制作的Android手机屏幕必须严格遵守16:9的比例,这也是当时市面上手机屏幕最常见的长宽比。一般来说,一块1080P的手机屏幕,分辨率应该是1920*1080。
换言之,小米这款即将发布的产品打破了常规的屏幕比例。
谷歌的工程师们对这个非常规的要求表现出了十分谨慎的态度。每一款安卓手机,都需要对应符合谷歌制定的兼容性定制文档,才能够通过测试,兼容上安卓系统。但小米这款产品的屏幕比例并不符合文档中规定的“屏幕比例要介于4比3和16比9之间”这一要求。
仔细思考后,谷歌方面回复称:“会对此进行内部讨论,但这款产品通过CTS测试的概率不大,不要抱太大希望。”
在经过几个月的等待后,小米方面终于在2016年7月底迎来了回复,但却是“产品无法通过兼容性测试”的坏消息。这意味着,这款被命名为小米MIX的手机将很有可能在尚未问世之前就宣告夭折。
雷军懵了,这距离他预定的发布时间还只有两三个月月的时间。很快,他就在办公室与MIX的软硬件负责人开会,讨论是否要放弃这款产品。
经过讨论后,小米的工程师们还是希望最后努一把力。他们带着MIX的样机去到美国谷歌总部,向对方演示具体功能。经过和高层的商讨后,谷歌方面终于认可了小米的请求,并在后续的安卓7.0版本的兼容性定制文档中取消了关于屏幕比例的限制。
于是,当年10月25日,小米正式发布了这款全面屏手机。
事实上,小米MIX早在2014年就开始在内部立项研发,中间经历过无数波折。雷军几乎没有公开讲过他一定要把这款手机做出来的真实原因。但不少业内人士都感觉到,小米MIX在某种程度上彻底改变了外界对于手机设计的认知。
在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一名小米员工表示,在MIX问世后,他接触供应商,发现屏幕的形态都在变化,演变得非常激进,“说它改变了手机的形态一点也不过分”。
到了2017年,这股风潮进一步开始沸腾。供应商的竞争不为人知,但手机厂商的动作却是放在台面的。从上半年开始,越来越多的厂商争先恐后地宣布了它们在全面屏领域的产品布局计划,它们瞄准的是下半年的新品季。
“今年下半年的趋势就是全面屏。”金立董事长刘立荣在5月份时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金立会从下半年开始会全面推出全面屏手机产品。”
也有不少厂商被迫卷入这股风潮之中。
一位来自深圳某手机厂商的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公司本来并没有打算在这一波潮流中跟风,但还是不得已推出了全面屏产品。
“大家都在做,我们没理由不做。”他表示。
无论是主动加入还是被动加入,一场围绕着全面屏手机的混战,在2017年下半年已经全面打响。
今年9月11日,小米发布了MIX2。这是小米的第二代全面屏手机。
和前一代的小米MIX相比,MIX2在各个方面都有着一定的优化,比如说机身底部缩短了12%,拍照和通话质量都有所提升等等。
此外,MIX2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这是秋季新品中,第一款问世的全面屏手机。某种意义上,这也让小米在新浪潮中占据了一个先发位置。
在发布会上,雷军颇为自信,在经历了MIX研发的波折后,MIX2在产品水平上得到了更好的控制。他也毫不讳言地表示:“10年前苹果定义了智能手机,10年后小米定义了未来手机的发展方向。”
事实上,雷军如此自信的底气在于安卓手机和iPhone之间的差距正在变小。iPhone7相比于iPhone6几近无变化的外表已经引发了外界的指责。作为国内全面屏风潮的引发者,小米起码有理由在创新上表现出信心。
因此,在发布会的尾声,雷军也向苹果发起了“挑战”:“MIX2作为全面屏,我们就看后天苹果怎么发布了。”
被雷军点名的苹果,在两天后也发布了自己的全面屏手机iPhoneX。
作为iPhone问世10周年的特别版本,iPhoneX背负着苹果公司希望在新一波技术浪潮中占取先机的使命。
苹果内部也有意突出iPhoneX的超然地位。与iPhoneX同时发布的,还有对标市面上其它旗舰机型的iPhone8。然而无论从技术规格还是产品定位上来看,iPhone8都要逊色于iPhoneX。
一番你来我往后,小米和苹果合力打开了装满了全面屏手机的潘多拉盒子。在它们之后,包括vivo、努比亚、金立、华为、OPPO等品牌都陆续推出了全面屏手机。谁也不想错过这阵潮流,害怕被舆论淡忘。
其中最为激进的也许是金立。9月26日,金立发布了旗下的全面屏产品M7,但这并不是金立在下半年推出的唯一一款全面屏手机。“全系全面屏战略的意思在于,我们从999元往上的产品都会采用全面屏,”刘立荣在金立M7的发布会上表示。根据产品规划,金立会在11月底一口气发布8款手机,全部配上全面屏。
金立的千元级产品还停留在计划之中,华为系的产品却已经见世。10月11日,荣耀在西安发布了定价为1299元的全面屏手机畅玩7X。
这是主流手机厂商中第一家推出千元级手机的。加上定价为2399元的麦芒6以及Mate10Pro,华为已经先金立一步完成了全价位段全面屏手机的布局。
荣耀的这一举动,旨在将“薄利多销”的做法推到极致。荣耀总裁赵明就表示,畅玩7X的目标销量是1500万台。这是一个更为大规模的目标。
“把产品做到极致,然后把量做大,然后摊薄我们其他应有的成本,从而获得利润;当我们做到1500万台的时候,利润问题就解决了。”赵明说。
甚至有更小众的手机品牌已经将目光放到了千元以下的产品。9月20日,糖果手机推出了一款名为SOAPR11的全面屏手机,这款手机的售价为899元。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SOAP手机首席执行官倪春直言不讳地表示,这个定价的目标在于迫使其他厂商降低价格,结束暴利。“全面屏不能让消费者全面拥有,就是耍流氓。”
尽管“全民全面屏”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产能却是这一波风潮中,手机厂商们绕不过去的一个问题。
对于全面屏手机而言,最大的卖点莫过于屏幕。接踵而来的需求,对屏幕的供应商们提出了挑战。
在公开回应咨询时,绝大部分的手机厂商负责人都表示,旗下的高端全面屏手机所使用的基本都是三星的OLED屏幕。
“三星在屏幕上有着很多年的工艺积累,切割出来后,呈现的效果会比较领先。”一名手机行业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解释。
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只要能够率先从三星处锁定屏幕的供应货源,手机厂商们就能在出货上占据优势。
在全面屏手机X20的发布会上,vivoX系列产品线经理韩伯啸就宣布,vivoX20的首批备货量高达350万台。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一些小众厂商一年的出货量。而根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的情况,这批存货已经在国庆期间就基本销售完毕。
“vivo和三星方面比较早地达成了合作关系,因此在这一点上占据了一定的先机。”一位接近vivo内部的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至于要推出8款全面屏手机的金立,也从三星处得到了充裕货源的保证。“为了保障全面屏手机的销售,金立已经准备了超过1000万片三星OLED屏幕。”刘立荣说。
有满载而归的,自然也有望眼欲穿的。
在推出第一代的MIX之后,产能问题是困扰小米的一个重要问题。在当时的发布会上,雷军就表示:“小米MIX的量产将非常非常困难。”
同为品牌下的第一代全面屏产品,苹果的iPhoneX也遭遇了类似的尴尬。9月底,凯基证券分析师郭明錤就在他的研究报告中表示,iPhoneX的量产到10月中旬才会开始;而直到2018年上半年,iPhoneX可能都会面临供货紧张的问题。
因此,尽管在9月中就已经亮相,但iPhoneX直到10月27日才开始接受预定,而有幸在预定开始后第一周内拿到第一批产品的用户,又是少之又少。
有厂商甚至因此被迫放慢了全面屏产品的推出步伐。今年6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加手机CEO刘作虎就表示,由于三星对供应链把控的严格,一加手机暂时拿不到屏幕。因此,直到预计在11月中旬发布的一加5T上,它们才用上了全面屏。
不过,即便三星所提供的屏幕无法在数量上满足所有厂商的需求,它们似乎也并不担忧。在很多厂商的规划中,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在高端机之外的产品,可以退而求其次,选择来自国内供应商,比如京东方、天马微电子等企业的屏幕。
“严格意义上讲,像京东方这样的国内屏幕厂商,从可用性上看和三星其实差别不大;真正的差异可能只体现在切割工艺以及其带来的呈现效果上。”前述手机行业人士表示。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颷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全面屏的这一波热潮来得急,厂商们也因此急于推产品;对于一些产能跟不上的厂家来说,可能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选择其他厂商的元器件。”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来自国内的供应厂商们也在加快产能步伐。
10月26日,京东方成都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宣布量产。这是中国首条全柔性AMOLED生产线,也是全球第二条已量产的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
在发布会上,京东方方面透露,包括华为、OPPO、vivo、小米、中兴、努比亚在内的多个手机品牌,都是京东方的客户。根据生产规划,产线量产后,将进入产能爬升期,逐渐爬升至设计产能;明年上半年,产线就能量产异形切割产品。
天马微电子则在回应界面新闻记者的咨询时提到,公司第6代LTPSAMOLED产线已经在今年4月点亮,预计在年内量产,设计产能是每月30000大张。
“公司全面屏已经量产交付,我们现有的客户已经提出了需求,预计明年出货量会有比较大的拉升。”天马微电子的投资者关系部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在产能问题之外,如何在全面屏手机的外观设计和技术实现上取得平衡,也是手机厂商们需要关注的一个问题。
“全面屏设计需要解决很多的挑战,天线、电池、摄像头、语音、视觉效果等等。”在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夏普手机全球CEO罗忠生曾经如此表示。
为了解决听筒问题,小米在MIX上采用了悬臂梁压电陶瓷导声系统,但通话声音失真等问题也接踵而至。在MIX2上,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小米改用了传统的振膜式听筒,这就导致了MIX2的上边框实际上要宽于MIX。同时,MIX2的前置摄像头也不得不被移到了手机下部。
至于苹果和夏普,同样被迫选择了异形全面屏的解决方案,在手机顶部留下了“刘海”或者“美人尖”。
也许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目前,几乎所有的国产手机品牌在推出全面屏产品时,都在上下端留出了一定的空间,这也是在技术实现和外观设计之间达成的一个妥协。
然而,“不是正宗全面屏”的尖锐评论也随之而来。
“生产全面屏本身并不难。”孙燕颷说,“难的是怎么把包括听筒、摄像头等其他部件结合到屏幕上;现在来看,即使是苹果也没有办法做到完美,其他厂商就更加需要进行让步。”
只是,无论厂商们如何为各种问题焦头烂额,消费者们对这些并不敏感。他们所关注的,更多只是自己感兴趣的手机品牌是否已经有全面屏产品。
“9月份开始我们就在学习全面屏的一些说法,现在我们都会首先和消费者介绍全面屏手机。”在深圳华强北,一名手机产品柜台的售货员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在他的柜台中,排在前列的主要是vivoX20等全面屏产品。
“消费者来了也会问说有没有全面屏手机,他们对这个概念很感兴趣。”他补充道,“如果没有的话,他们就会问:‘这个牌子还没有啊?’”
在手机厂商的带动下,来自消费者的热情实际上已经被点燃。因此,在传统意义上“金九银十”的推新周期中,除了来自同行的压力外,消费者的关注也导致了一些厂商不得不改变自己的产品节奏。
在正式发布了今年的旗舰机型R11后5个月,OPPO又在11月2日发布了这款产品的升级版R11s。当然,R11s也是一款全面屏手机。
不过,伴随着R11s而来的,是外界对于OPPO今年产品推新节奏的讨论。相比之下,去年发布的OPPOR9以及R9s,中间的产品周期是7个月,比今年多了两个月。这个变化也给R11今年的销售情况蒙上了一层阴影,界面新闻记者获悉,尽管以单一时间段来看,R11的销售状况要好于R9,但整体销量其实不如R9。
“OPPO的计划也许是想依靠着R11一款产品撑过今年,但它们没想到全面屏火得这么快,所以节奏有点乱。”一位手机厂商的工作人员如是评价。
除了OPPO之外,一些更为小众的厂商也不得不在这波浪潮中继续调整。
就在全面屏这一话题已经成为热点的国庆期间,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发布了一条微博:“今年我们没有全面屏手机,明年下半年有可能。”
在后续的讨论中,罗永浩又补充道,iPhoneX也不算真正的全面屏手机;而锤子手机明年的新品,将会真正“定义全面屏”。
不过,11月7日晚,锤子科技举办了坚果Pro2的新品发布会,这款手机采取18:9的屏幕比例,也就是目前最为流行的“全面屏”定义。当然它的屏幕上下也都留有空间,在罗永浩的眼中,这算不上是真正的全面屏。但无论他如何进行定义,“不做全面屏”的锤子手机还是在这个秋天推出了一款符合时下标准的全面屏产品。
当几乎所有厂商都跟进“全面屏”概念对出18:9的产品时,一些企业开始考虑更多的差异化。
“第一代全面屏,大家做的都是18:9;到了第二代,可能大家就有了自己的定义,金立的第二代全面屏要做到19:9。”金立董事长刘立荣说。
努比亚的目标则是想做出“正面全屏幕”的手机。在Z17S的发布会现场,努比亚智能手机总经理倪飞就表示,尽管100%的全面屏只是大家努力的方向,但努比亚有能力往这个方向进一步贴近。
“在目前的市场上,努比亚是唯一具有无边框技术的手机品牌,这是我们的底气。”倪飞说。
一块18:9的屏幕,已经在今年秋天的手机市场上引发了各家厂商的明争暗斗,其中,不同厂商之间的争夺焦点又有不同。多家行业巨头的纷纷进入,也许只会让这场混战在2018年变得越发激烈。

国内有个很魔幻的现象:诸多企业的市场营销和品牌传播都依赖讲故事。故事的好坏,直接决定了听众会不会盲目——盲目的崇拜,如果故事还被嵌套在发布会上,那就完美了。

图片 1

当下最知名的两位“故事大王”恰恰就是靠发布会和PPT起家的。一位是现在远走美国的贾跃亭,一位就是昨晚开完新机发布会的罗永浩。很显然,前者故事讲不下去了,而后者开始了连载。
昨晚锤子发布会,一部新手机、一款净化器,罗永浩拿出了诚意,也为锤子的困难时光画上了句号。
几个月前,罗永浩就在极客公园会上表示,融资后的锤子科技手握19亿现金。很明显,罗永浩有钱了。
从濒临破产到融资10亿(其中6亿来自成都市政府),锤子“死里逃生”的2017年,45岁的罗永浩终于在成都购置了人生第一套房子。
2
1990——1994这4年,罗永浩先后筛过沙子,摆过旧书摊,代理过批发市场招商,走私过汽车,做过期货,还以短期旅游身份去韩国销售过中国壮阳药及其他补品。
虽然摸爬滚打这么多行业,但因为胖,他不得不隐藏性格里敏感忧郁的一面,胖子通常被大众潜意识里不由分说地认为应该嘻嘻哈哈,应该性情开朗,应该徐小平。
于是,罗永浩通过节食、锻炼、气功去减肥。58天减掉48斤体重,去掉休息的星期天,几乎是一天一斤,足见这个胖子做事儿的毅力。
后来,罗永浩还霸气侧漏的在网上自诩京城第一GRE名师,知名度比肩当年的凤姐。
2011年,小米手机面世那一年,自称乔布斯精神唯一继承者的罗永浩,在望京的西门子北京公司门口上演了自己的彪悍人生:怒砸3台西门子冰箱。那时候他梳着中分,穿衬衫不系扣子,迈着外八字,只是十年后衬衫变成了藏青色。
2012年5月,锤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公司加持着罗永浩的BUFF,五年来没什么公关预算却收割着大批媒体的主动关注。
但问题在于,罗永浩的演讲水平是出类拔萃的,广告创意及文案也是业界一流的,但唯独拿出的作品会让人陷入短暂的尴尬。
3 面对尴尬,老罗早些年的策略是通过攻击友商转移大众的视线。
“我从没用过诺基亚的任何一款,诺基亚如日中天的时候在我眼里也是一坨如日中天的屎。”
“这几天买了十几台安卓手机试玩儿,包括三星摩托罗拉索尼HTC小米魅族的热门机型……怎么说呢?这个行业只有一个聪明人,可他已经死了,剩下的是一群选错了行业即将被虐杀的倒霉蛋……”
“把车停到公司楼下,我打开天窗,车顶残留的雪落了我一头,能看到很多星星,喇叭里的音乐也从重金属变成了钢琴曲…突然我就伤感起来了:你只是勤奋工作,努力做好自己,结果很多你的同行就要倒闭了…生命真残酷啊。”
除了攻击性强以外,老罗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喜欢把话说绝。 方舟子曾总结:
罗永浩厌恶臭土鳖的水粉色——坚果手机全是水粉色系;
罗永浩说:“手机低于2500我就是你孙子”——如愿得到公孙浩的外号;
罗永浩说x99元的定价方式太猥琐——坚果手机就是899元;
罗永浩说手机虚拟按键太丑,看了就想吐——坚果手机用的就是虚拟按键。
“你如果是一个商人,纯粹是为了钱,大大方方赚钱当然没有什么不好,但总是披着理想主义的外衣,把自己塑造很高尚很纯洁就太虚伪了,我很讨厌虚伪”。这本来是老罗离开新东方时嘲讽俞敏洪的原话,如今成为了嘲讽他自己的最热评论。
4 2016年是锤子科技最凶险的一年。
上半年,锤子手机一直处于艰难困境中,在内有手机难产、高管离职、业绩亏损,在外有各方披露的产能问题、价格问题、产品线问题等诸多问题,无论是投资人还是老罗,都对这个手机行业的跨界之旅,变得信心不足。
在这场艰难之中,老罗所持有的股权一度被质押给阿里,业内也一直盛传锤子手机将会被卖掉。锤子手机2015年全年亏损4.62亿元,2016年上半年锤子科技亏损1.92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9%——老罗和锤子科技都到了压力的顶点、低谷的极限。
锤子科技两度发不出员工工资,有投资意向且签了投资意向书的阿里“爽约”,将锤子推向绝境。锤子早期投资人郑刚后来在朋友圈表达不满:“阿里差点拖死锤子。”
为渡过难关,老罗“卖身”陌陌做直播,去得到app开专栏,外借了9600多万元来力挽狂澜,拯救濒临绝境的锤子。
老罗也毫不掩饰,在最困难的时候,锤子的公关团队还演练过公司宣布破产倒闭之后该怎么办。“我们有一整套流程,当时我们整个演练过,不是非理性的。”老罗幽幽地说。
2016年上海发布会上,老罗略带调侃地说:“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被媒体倒闭了6次,被媒体收购了大概5次。”
但这一切,从2016年10月18日M1发布会之后,发生了“扭转命运般的转折”。SmartisanM1成了锤子手机成立后第一个口碑尚可的畅销机型,而操刀者正是吴德周,挖来这个力挽狂澜的华为人着实让老罗折腾了一番。
当时,老罗已经和吴德周谈了七个多月,但一直都没有决定下来。
有一次,吴德周四五个朋友都极力支持他离开华为创业。结果到了那天晚上要走的时候,陪同的朋友开会拖到了晚上12点以后。老罗咬咬牙直接包了一架飞机连夜飞到上海,花了近16万,最终挖动了吴德周。
M1发布会后的第三天,老罗从阿里赎回了质押的股权。后来,吴德周操刀的M1卖了100多万台。
5 如今,坚果Pro2问世,越来越多的人觉得罗永浩能成。
对于老罗来讲,为了生存,他妥协了很多东西:从锤子“情怀破产”、天猫预约数量造假风波、降价、高管离职、一度被唱衰……
傻X一样的坚持终于换来了一款牛X的手机。
在2016年的一场网友直播里,他说:去美国时,他曾考虑在乔布斯的墓前烧一部锤子和一部苹果手机,让乔布斯测评一下,但因为美国政策限制没有烧成,可见罗永浩骨子里的那股劲还在。
但是,粉丝失望的并非锤子交出的手机不尽如人意,而是罗永浩不再有意突破牢笼的渴望,裹上资本温暖的裘皮之后,他真正变成了一名世故的商人。
如今再看这位中年发福的男人,他的眼神变得浑浊了,甚至有点狡黠,但是锤子活了。

深耕高端市场的华为为什么要突然调整自己的战略?
看看华为的老对手——小米最近的市场表现,这一切似乎有了合理的解释。国内,京东6.18狂欢节,小米一举夺冠,销量遥遥领先;国外,单印度市场,小米单月销量就破了400万部。据悉,今年二季度小米的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已经达到了2316万,环比增长70%,同比增长超过50%。小米董事长雷军表示:明年小米要实现1亿部智能手机的出货量!
2014年以前,中国曾有超多互联网手机品牌,例如荣耀、魅族、一加、努比亚、锤子、ZUK、大可乐、IUNI、乐视、奇酷、青葱、阿里云手机等等,如今正在不断消亡,除了快速发展的荣耀有了叫板的实力,其他品牌在小米的性价比压力之下,要么转战海外,要么退回小众市场,要么黯然退出,至少在阻止下一个黑天鹅这件事上,小米是成功了。

图片 2

在熬过了去年艰难的一年后,今年小米春风得意,雷军更是自豪的说出“从来灭有一家手机厂商在销量下滑之后还能振作起来,但是小米做到了”。在旗舰机不给力的情况下,给小米续命的就是千元机的红米系列,截至2016年6月份,上市接近三年的红米手机共售出1.1亿部。再从国际市场来看,小米又刚刚凭借畅销的红米4拿下了印度市场第三季度市场份额季军的位置,与冠军三星所占市场份额仅仅相差了0.5%。
再看华为自身,首先自然是低端机销量不给力。今年京东“6.18”,2000元-2999元价位销量冠军是荣耀V9,1000元-1499元夺冠的是荣耀畅玩6X,然而总销量小米无悬念拿下了第一名,将华为和荣耀甩在了身后。旭日数据单月的出货量数据表明,小米已经占据了低端机绝大部分的份额,前5名占据三席,而荣耀青春8单款机型虽位列头名,但缺乏其它补充机型,后继乏力。究其原因,是因为小米有红米Note4X这千元一杀器,直接将价格杀到3位数,用户购买决策成本进一步降低。

图片 3

华为在高端市场耕耘数年,已经有了不错的成绩,但是目前的情况一时半会也不会再有更大的突破了,想靠Mate10超越GalaxyNote8和iPhoneX还有些不现实,那么华为想冲击全球份额第一的宝座,就只能沿着曾经的三星的老路走,就是通过大规模铺货,发力低端市场。
说到三星,华为重新重视低端市场还有更远大的目标,那就是超越三星,登上全球份额第一的宝座。余承东曾经说过,华为要“三年超苹果,五年超三星”,从目前华为的市场表现来看,这一目标已经实现了一半。华为下一个阶段的就是超越三星,达到全球份额第一,他追求的方向是高端机超过所有对手,创新力超过所有对手,这样才会成为真正的第一,这也是不可阻挡的趋势。
事实上,三星目前全球第一的份额也并不是靠高端机GalaxyS8和Note8,而是型号众多、数量庞大的低端机。那么华为在高端市场已经站稳脚跟,但也短时间内不会再有更大的突破,想靠Mate10超越GalaxyNote8和iPhoneX还有些不现实,那么华为想冲击全球份额第一的宝座,就只能效仿三星,通过大规模铺货,发力低端市场。
其实这也是一个企业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所要经历的必然过程,从精而专到大而全。三星最大的优势是自己的产业链整合能力,芯片屏幕等核心技术都掌握在自己手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华为可能是最接近三星的厂商了。
华为希望通过低端机,打开印度和非洲市场。华为在非洲大国肯尼亚改变了市场策略,它们推出数款售价在100美元-200美元(约合人民币655元-1311元)的低端智能手机,为的是提升销量以扩大在该国的市场占有率。官方数据显示,肯尼亚人均年工资仅为1200美元,人们很难承受高端智能手机。此前华为主要专注中端机,它们已经拿下该国中端市场30%的份额。除此之外,华为还在肯尼亚推出了Mate系列,主打高端用户。如果华为在肯尼亚市场的低价策略能够见效,未来它们肯定会将这一策略推向更多非洲国家。
华为重新发力低端市场,对其他手机商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在此之前,华为主攻高端,ov定位中端,小米在低端称王。各大手机商在各自的市场领域运营,竞争较小。但华为重新发力低端市场,势必会加剧低端市场的竞争。低端机手机商为谋得生存,向中端市场扩展业务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如此一来,手机市场高中低端的界限就被彻底打破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