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而催生了手机内存升级服务,用户在选购家电过程中

因此而催生了手机内存升级服务,用户在选购家电过程中

| 0 comments

手机系统频繁升级之后,内存却不够用了,因此而催生了手机内存升级服务。北京商报记者近日发现,多家线上维修平台开始主推苹果手机内存升级服务。收费几百元,便能将16G内存升级为256G。不过这看起来十分诱人的服务隐藏了手机使用风险和售后赔偿风险。据悉,苹果手机内存升级之后,会出现频繁死机的状况,维修平台也无法解决这一问题。而在最初的介绍当中,商家往往在介绍的时候明确风险,却以小概率数据诱导消费者忽视这一风险。
市场发现 内存升级比换机实惠
手机内存太小,是每一个购买16G苹果手机的消费者都要面对的现实问题。不少维修平台正在通过升级手机内存来招揽生意,维修平台发布的广告显示,低风险、支付几百元就能将16G内存的苹果手机变更为256G大存储量。不过,各家维修平台升级手机内存的收费标准也不尽相同。
以iPhone7为例,将手机内存升级至256G,Hi维修报价为980元,闪修侠报价为698元,极客修报价为720元。同一项服务,不同平台间的报价差距近300元。不过,苹果手机官网在售的iPhone7,仅有32G与128G两个不同内存的版本,32G的iPhone7售价为4588元,128G的iPhone7售价为5388元。如果消费者在购买32G的iPhone7之后,极客修将手机内存升级至256G,将总共花销5308元,较128G的iPhone7还要低80元。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Hi维修、闪修侠、极客修也先后在微信公众号上推送了多条关于内存升级的消息。同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维修平台工作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平台内近10%的新用户订单是从内存升级中获取。
多发问题 升级后频繁死机
作为维修平台的重要引流“关卡”之一,内存升级却是手机维修后频现质量问题的重灾区。
今年7月,天天315曾曝光,广州消费者刘女士有一部16G内存的iPhone6手机,5月她在一家手机维修平台进行了一次扩展内存的升级服务。然而,刘女士的手机在升级后,让原本没有任何使用问题的手机频繁出现死机的状况。
无独有偶,内存升级导致苹果手机内存频繁死机的事件时有发生。据悉,早在2015年,沈阳的消费者刘先生曾透露,他的苹果手机在内存升级之后经常遭遇死机,对手机进行升级的维修店也无法彻底解决。爱维修公关负责人曾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因苹果手机在升级内存之后会出现频繁死机的情况,该情况还不能得到解决,所以爱维修尚未上线苹果手机内存升级的服务业务。
北京商报记者致电Hi维修,接线工作人员介绍,苹果手机升级内存的风险较大,平台对接受升级内存服务的苹果手机提供30天的质保售后服务。不过,记者查询发现,用户在Hi维修平台体验更换屏幕等其他维修服务的手机可享受180天的质保。同时,Hi维修工作人员表示,维修师在对苹果手机升级内存之前,订单会标明用户需承担的风险。这也意味着,如果手机售后出现质量问题,维修平台不会承担赔偿责任。另外,对于苹果手机内存升级的质保期限少于其他服务质保期限的原因,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了Hi维修,但截至发稿Hi维修并未给予回复。
操作实情 服务未得认可
实际上,线下维修门店也在拓展苹果手机内存升级的服务。维修方均表示,苹果手机内存升级服务的业务量很多,不过这项服务并非苹果官方认可的服务。北京商报记者从一家位于郑州的维修公司了解到,16G的苹果手机将内存升级至256G,收费为498元。该维修公司负责人表示,苹果手机内存升级时,使用的是东芝的硬盘。对此,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多家维修公司,接线人员表示,维修师对苹果手机进行升级时,所使用的硬盘品牌也是东芝,但苹果手机16G内存升级至256G,各家维修报价却差别很大。
对于消费者最关心的手机内存升级操作过程,一位维修行业从业者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苹果手机内存升级时,维修师需要将手机原有的内存硬盘拆卸后,再将新的内存硬盘安装在手机中。其中,更换内存硬盘需要维修师拆卸很多小零件。同时,硬盘的焊盘等配件需要经过专业处理。另外,在安装新的内存硬盘时,需要维修师更为集中精力、仔细安装,同时也考验维修师的操作熟练度。如果意外遗落个别小零件,则会使手机出现频繁死机状况。
专家支招 维修避开霸王条款
手机维修却越修越坏,这与消费者的初衷背道而驰。虽然手机维修平台强调会在维修服务前提醒消费者存在风险,但维修平台不能因此而规避责任。
对此,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主任邱宝昌表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如果经营者减轻自己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的,这样的条款是无效条款。这也意味着,如果消费者能够证明是对手机的升级服务造成此后的故障,经营者应分档承担相应责任。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六条指出,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方式,做出排除或者限制消费者权利、减轻或者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等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不得利用格式条款并借助技术手段强制交易。
另外,北京电子电器协会秘书长武建宝表示,消费者在维修手机之前,要了解服务协议内容,注意协议中的风险提醒,避免因协议内容不清楚导致索赔失利的事情发生。

剑拔弩张的家电网购与实体店之争,将会在2018年告一段落。因为,纵横家电产业30多年的渠道为王时代终于要落幕了,取而代之的则是用户成为产业唯一的主宰。家电厂商搞不定用户,一切都是徒劳!
今年以来,越来越多的家电厂商意识到,对于消费者来说,已经不再纠结于线上网店,还是线下实体店,而是谁家的产品更丰富、服务更好、体验更便捷,当然还有一项更能信得过,就愿意在哪里成交。过去那种“店大欺客”、“厂大欺客”的时代,在互联网时代已经被彻底终结、革命了。
更为重要的,用户在选购家电过程中,已经越来越不在意渠道本身的价值和口碑,因为产品高度同质化,零售渠道也越来越多、信息更加公开透明,而消费维权也更加方便。相反,在渠道之外的产品、价格、服务和体验,开始决定用户的选购行为。这才是真正的“临门一脚“。
由此,这也成为家电厂商接下来的竞争“分水岭”:总是陷入渠道的利益博弈和乱争之中,应付那些层出不穷的窜货、投诉,以及抱怨,不如直接跳出渠道、真正搞定用户的需求、摸透用户的心思。抓住用户这个时代最大的主角。
最近两年来,不只是全国性的家电大连锁渠道,纷纷触网,比如国美、苏宁,通过线下与线上的平台销售家电产品。就连众多区域性、地方性的家电零售巨头、连锁商和大卖场,比如江苏五星、浙江百诚、江苏汇银、武汉工贸、重庆商社等,也纷纷建立自己的电商平台。只是为了让消费者多一个选购和成交的平台。
就连很多的家电大巨头们,也纷纷建立自己家的全国性电商商城。比如说海尔商城、美的商城、海信商城、格力商城等。按照过去的逻辑,有了京东、阿里天猫,就没有必要再搞什么区域家电渠道商的网店,甚至更多家电厂家的网上商城也纯属无意义。
但是,在互联网时代,这些看似没有必要、不合理的现象,却变得非常有必要。全国性和地方性家电连锁商的网店,只是给当地的用户提供更多的选择,而厂家的电商商城,也为一部分消费者提供了可以信赖的平台,更是用户更信任的产品平台。这一切改变的核心,就是用户有需求,而不是家电企业,或者区域连锁商们,为了与电商正面竞争和抢夺。
用户现在是越来越挑剔了,有的喜欢价格便宜,有的喜欢实体店购物感觉,还有的就是相信企业的品牌商城,更有的就喜欢网上更便宜。所以,对于家电企业来说,早就不能拿一套标准、一个体系、一个渠道来满足这么复杂多变的用户需求了。必须要学会善变、多变,真正让用户感受到:要什么,就有什么,随时随地都能消费。
何必纠结于持续不断“没有朋友只有利益”的零售渠道纷争,渠道变革从来都不是家电产业变革的生产力。真正的生产力一定是家电企业的创新产品,真正的主宰一定是快速多变的用户需求!

2017年的彩电市场,可谓阴云密布。在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互联网电视更是愁云笼罩,寒气袭人。尤其是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运营商高调进军彩电市场,更是让彩电行业“城头变幻大王旗”。
人们想知道的是,在互联网电视遭遇寒冬、市场占有率大幅下降的情况下,运营商进军彩电市场,会不会步互联网电视的后尘呢?答案是这个可能性很小,即使有也不会像互联网电视那样惨烈。
寒冬袭来,互联网电视品牌鸡飞狗跳
近日,据中国电子商会消费电子产品调查办公室发布的2017年《平板电视发展趋势报告》显示,今年全年电视销量达到4800万台,较去年销量显著下降。其中,2017年互联网电视市场份额只有10%,外资品牌占有15%,国产彩电品牌占有75%市场份额,仍是市场主力。
而在去年年中,互联网电视的市场份额一度高达20%,经过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互联网电视的市场份额仅剩下10%,降幅惊人。
在4800万台电视总销量中,小米、微鲸、酷开、风行、暴风、CAN等互联网电视加起来只有区区的480万台,还不及乐视去年的600万台销售量,互联网电视品牌已经风光不再,变成昨日黄花。业内人士认为,在传统电视品牌和运营商电视品牌的双重挤压下,2018年互联网电视将进一步萎缩,环境进一步恶化。
具体到各个品牌来看,曾经在互联网电视行业举足轻重的几个品牌现在都出现了程度不同的问题,让人们对其产生了严重的信任危机。
首先来看乐视。由于资金链断裂,互联网电视巨头乐视现在陷入困境之中而无法自拔,电视业务也在高点跌落。受债务危机的影响,乐视不得不暂停或者调整很多既定战略,这使乐视在供应链环节、渠道环节、用户环节,都遭受了较大冲击。现在的乐视,风雨飘摇,摇摇欲坠,似乎已经成为互联网电视行业衰败的导火索。
再来看看暴风。曾经被称为妖股的暴风,现在也是深陷亏损的泥潭,尚未上岸。财报显示,2017年1—6月,暴风TV销售35万台,营收5.6亿,净亏损1.29亿,同比扩大63%。再加上2016年亏损的3.58亿元,仅仅18个月,暴风TV就亏损了近5亿元。也就是说,暴风TV的发展都是靠暴风集团输血,处于咬牙硬撑阶段。
最后看看微鲸和风行。作为互联网电视明星的微鲸电视、风行电视也不断被曝出融资困难、巨额亏损、公司难以经营的消息。在今年3月份,微鲸电视被业内人士曝出亏损十多亿,阿里等重要股东即将选择退出。对此,微鲸CEO李怀宇表示,A轮融资即将开始。不过,截止目前却一直没有融资成功的消息,可见其并不被各路资本所看好。除此以外,唯一取得市场增长的小米,也仅仅获得0.4%的全球份额提升,完全没有填满乐视腾出的市场空间。互联网电视鸡飞狗跳,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人们想不明白的是,互联网电视原本好好的一盘棋,怎么就硬生生地给整输了呢?
对此,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了互联网电视迅速萎缩的五大原因:一是缺乏有效供应链,自身没有话语权;二是主要依靠资本融资,产品制造能力几乎为零;三是上游面板长周期高幅度涨价,自身体量不足以承受压力;四是信任危机引发用户谨慎购买,造成恶性循环;五是产品内容同质化严重,缺乏创新,盈利模式脆弱。
实际上,在互联网电视品牌生存艰难的同时,又出现了新的搅局者,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运营商高调进军电视市场,使互联网电视品牌面临着前有强敌、后有追兵的境地,其市场空间更加雪上加霜,未来发展受到进一步挤压。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运营商电视前景看好
目前来看,在互联网电视品牌遭遇寒冬的情况下,运营商强势介入电视市场,彩电行业呈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态势。在现阶段,由于运营商进军电视市场具有互联网电视品牌无法比拟的优势,因此前景看好,主要在于以下几点:
首先,运营商掌握着用户、流量、数据和一部分渠道资源。移动、联通及电信三大运营商作为产业链的上游,有渠道、平台、内容,以及庞大市场推广体系上的优势,而电视机又是家庭客厅中的最大入口,三大运营商与其他企业一样,都想入局抢占流量风口。与互联网电视品牌相比,运营商可以利用办理业务的机会直接与消费者展开面对面的沟通,了解消费者的需求,根据消费者需求及时做出调整,这是其无与伦比的优势。
其次,从价格方面来看,运营商电视品牌有可能会使用补贴的办法,吸引用户购买。以中国移动与京东方共同推出4K智能电视T1为例,这款电视配置偏向中低端领域,目标也瞄准了线下渠道铺设完善的三到五线城市和乡镇市场,如果其采用价格补贴回馈消费者,将极大增强其市场竞争力。
另外,就中国移动来看,其上门服务的方式,对于想购买电视的消费者来说很有吸引力,特别是对一些老年人群体而言,免除了自己去实体店选购,或者到网上去对比选购的麻烦,为其带来了很大便利,可谓是做到了消费者心坎里去之举。
由此可见,作为“自带光环”的运营商进入彩电市场,其优势比较突出,这在无形中就会进一步压缩国内彩电市场的空间,把彩电市场的竞争推进到一个新的境地,其发展前景看好。
尽管如此,对中国移动等运营商电视品牌来说,也不能盲目乐观。实际上,互联网电视之所以愁云惨淡,鸡飞狗跳,关键在于其是销售模式的创新,而不是新技术突破带来的产品创新,这就好比是程咬金的“三板斧”,虽然可以先声夺人,最终却是后劲不足。如果中国移动等运营商电视品牌不吸取其教训,不能在技术创新方面有所突破,却始终在销售模式上“小打小闹”,那么就有可能步互联网电视的后尘,在经过短暂的红火之后,也会归于平静。
可见,虽然运营商资金实力雄厚,但是如果其电视产品创新能力薄弱,那么就只能在中低端市场掀起波澜。正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三五年”,在技术进步日新月异的时代里,最终胜出的还是具有前沿技术和高技术含量的产品。除此以外,其他的产品很有可能会是昙花一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