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是贾跃亭和乐视,库克拿到的薪酬总额为1280万美元

这边是贾跃亭和乐视,库克拿到的薪酬总额为1280万美元

| 0 comments

业界媒体DigitalTrends发布文章,对关于法拉第公司及其产品的诸多问题进行了整理。以下为腾讯科技编译的原文内容:
有些公司的目标是星辰大海,有些公司则想修建统治堡垒,法拉第就属于后面一种。这家初创公司把特斯拉当作竞争对手,希望有一天能统治豪华跑车市场,成为汽车业界的支配者。当然,要做到这件事并不容易。
法拉第的总部设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它已经募集了数以十亿计的美元,并招募了宝马、兰博基尼、美洲虎、特斯拉,甚至是SpaceX的前员工来推动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该公司在CES2016大会上展出了一款名为FFZero1的概念车,看上去足以参加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一年之后,它又推出了一款原型车FF91。这辆车看上去甚是亮眼,但在引擎盖之下却是问题多多。而法拉第公司本身的问题也和这辆车一样有意思,可能有朝一日会走向垮台。
以下就是我们迄今所知道的关于法拉第和FF91的一切。
这家公司真的是在开发汽车吗?
是的。开发工作仍在进行中,法拉第计划在明年年底之前开始交付。该公司今年早些时候发布了一个视频,显示FF91原型车在公共道路上行驶。
它的价格是多少?
FF91的价格仍然没有透露,但可能会定得比较高。早期有传言认为这款车的价格在15万到20万美元之间,比ModelS要贵得多。在2017年1月的一次采访中,该公司说FF91的价格“不到200万人民币”。
第二款车型价格便宜一些,简称“项目81”,据称将在一年后首次亮相,接下来是在2020年左右推出一款入门级汽车。这些都是法拉第自己说的。
法拉第的背后是什么人?
法拉第最初是由中国亿万富豪贾跃亭及其乐视科技公司投资的,不过这笔资金来源远没有公司在2016年1月所展示的那样稳定。贾跃亭在11个月后发了一封致员工的信,说由于汽车项目以及在美国推出电视机和智能手机等项目,乐视公司已经过度扩张,现金耗尽。除法拉第之外,乐视还考虑在中国开发公司自己品牌的汽车。它一度与阿斯顿-马丁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希望开发一款全电动的Rapide,但为了节省现金,这个项目被突然终止了。
贾跃亭于2017年5月辞去了乐视董事长的职务,自那之后,公司从基层到顶层的员工就开始大规模流失。首席财务官斯特凡-克劳泽(StefanKrause)似乎在11月初被解雇,尽管也有报道说,他在10月份就辞了职。品牌总监蓬托斯-方塔斯(PontusFontaeus)于10月初辞职。据说法拉第的供应链管理负责人汤姆-维森纳(TomWessner)也离开了。新的首席技术官乌尔里希-克兰兹(UlrichKranz)被解雇,而制造负责人比尔-斯提克兰德(BillStrickland)也辞职了。这一连串事件让人感觉好像是在上演一部糟糕的肥皂剧。
贾跃亭最近宣布,他准备重新担任首席执行官,对公司进行重组。
该公司陷入了财务困境,是吧?
法拉第陷入财务困境并不是什么秘密。据称这家汽车制造商因为拖欠货款被供应商起诉了,又因为拖欠房租被一家房地产公司起诉了。由于财务状况不稳定,已经有不少员工辞职走人。但公司的财政状况在2017年底发生了变化,它宣布获得了10亿美元的投资——尽管具体细节仍然不清楚。
中国国内的报道显示,法拉第母公司乐视的业绩并不理想。分析师理查德-温莎博士(RichardWindsor)指出,这家科技巨头最近关闭了在美国的大部分业务,以阻止现金流失,同时还请求投资者追加数以十亿计的美元来维持公司的运营。贾跃亭承认公司支出太高,他指出,乐视的财务问题源自于它对电动汽车的追求。
12月初,一些不愿具名的前雇员告诉科技媒体TheVerge说,法拉第的钱只够给员工发工资到2017年底了。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如此多的高级员工最近离职的原因。就算贾跃亭的声明可以扭转局面,公司内部的士气也不太可能很快就能回升。
彭博社11月份发文说,法拉第希望筹集到5亿美元。如果它在年底之前没有筹集到这些资金,应付款项大约会有1亿美元,还有4亿美元的可换股票据很快就需要偿付。知情人士表示,公司一直坚称不会申请破产。最近有传言称,捷豹路虎的母公司塔塔将投资法拉第9亿美元,但塔塔很快就澄清说并非如此。
当媒体询问法拉第的财务状况信息时,该公司常常不予回应。但法拉第最近在官方Twitter账户上发布了几条推文,将自己描绘成了受害者。该公司说,“怀疑和负面说法只会增强我们要重定义可持续的流动性的信念。”另一条推文说,“颠覆者往往会被媒体唱衰,从新闻界和竞争对手那里看到负面说法,对创新来说是不算什么坏事。”
这听起来有些不妙。但他们至少有一个工厂,不是吗?
法拉第之前在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修建一座耗资13亿美元的工厂,面积达300万平方英尺。这是在当地政府官员承诺提供3.35亿美元的奖励和优惠之后,该公司才选择在该州开厂的,它承诺要雇佣4500名工人来提振内华达州的经济。
这个项目在2016年4月开工,但在11月份停了下来,因为法拉第答应付给承包商AECOM的5800万美元没有到位。《拉斯维加斯评论》报道说,虽然AECOM有信心及时恢复施工,但法拉第却为了节省资金,无限期地中断了这个项目。幸运的是,对于纳税人来说,政府承诺的大部分奖励和优惠尚未兑现。
内华达州州长布莱恩·桑多夫(BrianSandoval)说:“虽然我感到失望,但我可以肯定地说,内华达州的公民在经济上没有蒙受损失。”
现在法拉第已经租借了一座以前的倍耐力工厂,位于公司总部所在地洛杉矶以北大约200英里处。翻新旧厂比新修工厂更经济高效一些——至少从纸面上说是这样。
法拉第给内华达州开了一张1.62万美元的支票,这是它试图进入北拉斯维加斯之后所获得的政府奖励。而它存在一个信托基金中的62万美元已经退还给了政府,政府会把这笔钱分配给其他项目。
法拉第原来选定的那块地会怎么样呢?内华达州的官员并不担心。据该州媒体报道说,至少有四家知名公司希望在拉斯维加斯开厂,官员们相信其中一家在不久的将来就会用上那块地。
而消费者对法拉第的FF91感兴趣吗?
法拉第在2017年的CES展会上备受瞩目。但在这个展会开始之前,业界就已经很清楚法拉第的财务困境了。所以为了让投资者和粉丝对它有信心,该公司需要付出大量的努力才行。实际情况怎么样呢?
一辆FF91的订金是5000美元,据《商业内幕》的报道,只有60人缴了订金。要注意的是,你其实不缴订金也可以预定FF91,但是无论如何,预定量都不怎么高。法拉第否定了报道中的说法,但是一直对预定量和消费者的需求量讳莫如深。
看上去这家公司已经麻烦缠身,它还有其他问题吗?
要找到法拉第的亮点反而不容易。2017年1月,视觉效果公司MillGroup起诉法拉第,说为其制作的3D汽车展示视频费用超过180万美元,但法拉第只支付了2万美元。“法拉第多次承诺要给钱”,但是都没有给。
4月,一家名为FaradayBicycles的电动自行车制造商声称,它在2013年10月就注册了法拉第这个名字,两年之后法拉第公司才创办,因此希望法官阻止后者使用这个品牌。
不久前,一家名为Oloroso的餐饮公司起诉了法拉第,因为Oloroso帮助法拉第举办了CES上的午餐会,却没有收到10万美元的尾款。而房地产商BeimMapleProperties起诉法拉第违反办公室租赁合同,要求赔偿1500万美元的损失费。另外,将FF91植入《变形金刚》的律师事务所也将法拉第告上了法庭。

据MarketWatch报道,2017年,苹果公司给其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加薪了,因为在经历了2016年的下滑之后2017年该公司营收重返增长轨道。不过,这位首席执行官拿到的总薪酬却比其他任何一名知名的苹果高管都要少。
根据苹果于当地时间12月27日下午发布的年度股东委托书,库克拿到的薪酬总额为1280万美元,其中包括300万美元的基本工资和930万美元的现金奖金。2016年,他拿到的奖金数额为500万美元,薪酬总额为875万美元。2016年,苹果营收表现轻微走弱。
根据高管薪酬调查公司Equilar和美联社发布的调查报告,2016年标准普尔500企业高管薪酬总额中值为1150万美元,较比2015年增加8.5%,创下自2013年以来最大年度涨幅。值得一提的是,美国100家最大企业高管的薪酬更高。
2016财年,苹果营收下滑,但是今年迎来反弹,重回增长轨道,(2017年财年已于9月份结束)。今年,苹果股价涨势强劲,截止27日收盘时幅度高达47.3%。统计数据显示,道琼斯工业指数的涨幅为25.2%
库克在2017财年未获得股票奖励。不过,根据2011年库克被任命为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Jobs)接班人时的期权计划,如果库克坚持留在苹果,到2021年他将拥有700万股公司股票。当年,这一奖励价值3.78亿美元,让他成为了2011年薪酬最高的首席执行官。
不过,据苹果透露,2013年在库克的要求下这一丰厚股票奖励被改良,调整为“根据苹果的业绩表现来决定被授予股票的价值”。
因为高管薪酬是根据股票被承诺的时间而非被授予的时间来设定,所以库克的薪酬总额比其他任何一名知名的苹果高管都少。年度股东委托书提到的其他5位高管——首席财务官卢卡·马埃斯特里(LucaMaestri)、苹果零售业务主管安吉拉·阿伦茨(AngelaAhrendts)、硬件技术高级副总裁约翰尼·斯柔基(JohnnySrouji)、硬件工程负责人丹·里西奥(DanRiccio)和总法律顾问布鲁斯·斯维尔(BruceSewell)——每个人都获得了大约2000万美元的股票奖励,使得他们每个人的薪酬总额(加上工资和现金奖励)接近2400万美元。
据报道,苹果是根据在财年伊始前设定的三层目标来发放现金奖金的。数据显示,该公司2017财年的营收和净利润介于第二层和第三层之间,因此苹果高管今年获得155.5%的基准额奖金。倘若苹果业绩能够触及最高层目标,那么该公司高管将能够获得400%的基准额奖金。
除去基本工资和奖金之外,库克还获得了价值44万美元的其他补偿,比如说私人飞机机出行补偿等。从2017财年开始,苹果开始要求库克在出行必须乘坐私人飞机,无论是工作还是私人旅行。苹果董事会表示,此举是出于加强安全和提高效率的需要。股东委托书指出,任何时候库克使用苹果私人飞机进行个人旅行时,成本都会被纳入额外补偿中,这意味着他将不得不为此纳税。
苹果最新发布的年度股东委托书,为定于2018年2月13日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打好了基础。股东大会开会地点选在ApplePark中的史蒂夫·乔布斯剧院(SteveJobsTheater)。

当记者问及是否有法律手段可以强制贾跃亭回国履责,许峰表示,目前没有很有效的手段强制贾跃亭回国,如果其在法律文书生效后有转移隐匿财产等行为,不排除会涉嫌拒不履行判决裁定罪,那么就可能涉嫌刑事责任,可能会产生强制让其回国的可能性。
谜之乐视回国罗生门:还有九小时,贾跃亭能否履责?
12月31日——人们告别2017年的日子,证监系统责令乐视网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回国履责的到限期,也是乐视网因收购乐视影业停牌、远超此前承诺时间的第257天。已身负“老赖”身份的贾跃亭回国还是不回,公司权益及投资者利益如何追索,乐视网停复牌影响会有多大……新年钟声即将敲响,一系列谜题仍然待解。
今天清晨6时50分,贾跃亭妻子甘薇更新微博称“2017最后一天,使命归来。2018新年伊始,任重道远……早安,北京”,并将坐标定位在北京首都机场,显示其已回国。
自5个月前声称为乐视超级汽车项目融资为由赴美国以来,乐视系创始人贾跃亭曾多次表示“下周回国”。然而截至记者发稿时,依然未见贾跃亭本人回国的有关表态或行迹。
在证监系统责令回国、交易所公开谴责处分、法院系统法律问责的多方压力之下,其会否及何时回国切实履行公司实际控制人应尽义务,成为乐视网发展悬疑环环相扣的集中指向。
监管频频喊话回国履责成焦点
12月29日,深交所消息称,对乐视网股东贾跃亭、贾跃芳给予公开谴责处分。深交所指出,经查明,贾跃亭、贾跃芳违反了2014年12月6日做出的借款承诺。对于贾跃亭、贾跃芳上述违规行为及深交所给予的处分,深交所将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并向社会公开。
12月25日晚间,中国证监会北京监管局(以下简称“北京证监局”)发出了“关于责令贾跃亭回国履责的通告”,责令贾跃亭于2017年12月31日前回国,切实履行公司实际控制人应尽义务,配合解决公司问题,稳妥处置公司风险,切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早在9月13日,北京证监局就曾下发了《关于对贾跃亭的监管关注函》,明确要求贾跃亭见文立即回国,稳妥处置公司面临的各种风险。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北京证监局责令贾跃亭回国履责的公告,首先碰到的问题,在于该通告是否能够顺利送达的问题,其实,证监会有一些行政处罚决定书因无法送达,最后只得在报刊上登公告。证监局具有行政处罚权利,但对贾跃亭在海外采取强制措施,似乎力有不逮。
截至目前,证券监管机构并未对贾跃亭和乐视网立案调查,对此北京市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证券部合伙人刘思远在专栏文章中表示,可能是监管机构认为贾跃亭和乐视网目前已查明的行为未达到行政处罚立案标准,并且监管机关尚未了解到贾跃亭和乐视网存在达到行政处罚立案标准的行为。
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未履行或违反自愿作出的承诺,这种行为是否达到应予行政处罚的程度,的确存在很大争议。记者查阅相关资料,证监会确实从未就此类行为作出行政处罚。
“老赖”身份已定归国与否添变数
除了证监系统外,法院对贾跃亭的法律问责也在继续。12月中旬,贾跃亭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显示,贾跃亭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已经两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12月11日,因欠平安证券4.621亿元未还,贾跃亭被法院第一次以自然人身份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后,14日贾跃亭因与华福证券逾3亿元的纠纷再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贾跃亭此次回国的可能性有多大?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贾跃亭回来的可能性非常小。主要理由有两个:一是贾跃亭曾经做出的无息借款承诺没有兑现,在公司困难之际出走,需要他回国履行承诺;另外,贾跃亭控制的相关公司对乐视网存在巨额欠款。
贾跃亭回国后的“老赖”身份也成为他的一大命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贾跃亭一旦回国,失信被执行人高消费将被限制,比如乘坐飞机、在星级以上宾馆等场所进行高消费、购买不动产、租赁高档写字楼等,其子女也不可以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
贾跃亭在11月份接受《棱镜》采访时也直言:“债务纠纷会涉及到我,可能会对我产生限制出境和高消费的影响。一旦回国之后又来不了美国,FF的融资就没戏了,就垮了。”
投资者如何维权律师:不排除强制令其回国
12月13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确认公司第一大股东贾跃亭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根据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系统显示,贾跃亭已四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中。乐视网同时提示,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记者就投资者遭遇的乐视网长期停牌以及贾跃亭拒不履责等相关事宜向相关律师咨询。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对记者表示:“投资者还不能索赔。除非被证监会处罚,目前看不到投资者提起索赔的可能性。”
当记者问及是否有法律手段可以强制贾跃亭回国履责,许峰表示,目前没有很有效的手段强制贾跃亭回国,如果其在法律文书生效后有转移隐匿财产等行为,不排除会涉嫌拒不履行判决裁定罪,那么就可能涉嫌刑事责任,可能会产生强制让其回国的可能性。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曙衢律师也认同,贾跃亭拒不回国,证监会无法采取强制手段令其归国,但政府部门如此强硬的表态,是在不断地给贾跃亭施压。“如果贾跃亭一再不配合,可能会受到证监会给予的行政处罚。如果他的不配合导致损失扩大,其也将承担对应的赔偿责任。”
针对贾跃亭遗留的债务问题,记者再次咨询相关律师,作为接盘方的融创是否对贾跃亭承诺的未履行义务有连带偿还责任,许峰表示:“融创对贾跃亭的承诺没有连带责任,除非他们另行约定。”
谜之乐视起底连环套:减持质押关联腾挪钱都去了哪里?
新华网北京12月31日电半年时间内涨幅500%,顶峰市值超过1700亿元,业务遍及电视、手机、体育、影视、网约车等多个焦点板块,作为上述过往荣誉的承载者——乐视生态,乐视网曾被誉为“创业板第一股”的公司,如今同时被深证成指、深证100指数、创业板指这三大指数踢出门外。
两年前被标榜为“贾布斯”的贾跃亭几乎是国内最耀眼的“资本宠儿”,现下其所持乐视控股、乐视致新、乐视网等众多股权被冻结,乐视生态多个业务环奄奄一息。与此同时,贾跃亭也在12月被法院列入失信联系人名单,北京证监局三次喊话,要求贾跃亭回国履责。
高位大幅减持承诺至今未兑现
12月25日晚间,北京证监局发出了“关于责令贾跃亭回国履责的通告”。此次通告称贾跃亭“控制的相关公司对上市公司存在巨额欠款,至今尚未归还,相关行为严重侵害了上市公司的合法权益及广大投资者的切身利益,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巨额欠款”“尚未归还”的表述,或许最能切中事实要害。而回溯2015年时的乐视网,估值超过1500亿元。近两年来,从市场各方普遍看好到资金困局雪上加霜,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5年5月26日,乐视网公告称贾跃亭计划半年内减持不超过乐视网总股本8%的股份,约1.48亿股。同期,贾跃亭作出承诺,将减持乐视网股票所得资金全部借给上市公司作为运营资金使用,免收利息。2014年12月,贾跃亭姐姐贾跃芳亦承诺将减持乐视网股票所得资金全部借给上市公司作为运营资金使用,免收利息。
而这笔钱实则并未借给上市公司。从乐视网披露的公告来看,贾跃亭姐弟并未兑现此前的无息借款承诺。2017年9月20日和21日,乐视网董事会分别向贾跃亭和贾跃芳发送了《关于提醒并要求贾跃亭先生继续履行借款承诺的函》和《关于提醒并要求贾跃芳女士继续履行借款承诺的函》。不过,在上述函件发出日,乐视网未收到双方回函或新的借款。为进一步督促继续履行原借款承诺,乐视网董事会在10月27日再次发函提醒并要求贾跃亭、贾跃芳继续履行借款承诺,将原减持资金继续借予上市公司使用。
今年11月,贾跃亭、贾跃芳明确表示无力继续履行对乐视网的无息借款承诺。
贾跃亭在11月10日的回复函中称“因2016年下半年,公司出现资金危机,至2017年上半年,资金危机持续加重,本人已将减持所得资金全部用于非上市体系以及本人所涉及的债务偿付等,目前已无力继续履行无息借款予上市公司的承诺,亦无力履行增持上市公司股份的承诺”。
如此“爽约”的行为引起监管层的注意,12月7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北京证监局对贾跃亭、贾跃芳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北京证监局认为,贾跃亭、贾跃芳二人在乐视网经营困难之际抽回全部借款,拒绝履行承诺,置公司风险于不顾,严重损害上市公司及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切身利益,社会影响恶劣。由于贾跃亭、贾跃芳的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北京证监局决定对贾跃亭、贾跃芳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
关联交易频繁乐视网现金流吃紧
翻阅过去两年的乐视网公告,关联交易成为公告内频频提及的“热词”。
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乐视网关联交易开始大量增加。据公告显示,2016年乐视网从关联方购进的商品和服务的金额高达74.98亿,同比增加47.88亿,关联采购占到公司当年营业成本超过了30%。整个乐视网营业收入219.51亿,关联方交易为117.85亿,占到营业收入的50%以上,关联销售同比上年增加了600%以上。
在74.98亿元货物采购、会员分成等关联交易中,乐视网向乐视手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采购货物的金额就达到31.39亿元,与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生的会员分成、货物采购金额达到13.7亿元,向TCL海外电子有限公司采购货物12.66亿元。乐视网与这三家公司发生的部分关联交易就达到了57.75亿元。
记者梳理发现,过去两年内,乐视几乎所有的生态体系都在和乐视网进行关联交易。乐视网2016年年报,信永中和会计律师事务所就围绕关联交易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并提示投资者注意相关附注说明。而2010年上市至今,乐视网的审计报告一直均为“标准无保留审计意见”。
记者采访相关审计人员也表示,关联交易占营业收入比例超过五成算是交易量比较大的,这其实是否涉及将上市公司的亏损转移到子公司,需要看上市公司卖给关联方的价格是否远远高于第三方,若是,则存在上市公司借子公司套利的嫌疑。
关联交易庞大的背后则是应收账款的急剧增长。乐视网2016年报显示,2016年应收账款金额为86.86亿元,相较2015年末的33.6亿元上涨158.5%;2016年末其他应收款余额较2015年末增长320.25%。
关联企业对上市公司的不断抽血,也让应收账款转为坏账的风险逐渐加大。企业赖以生存的现金流严重吃紧,据2016年乐视网年报显示,公司现金流为-10.68亿元。
股权频繁质押融创系“拆弹”艰辛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上市7年多来贾跃亭共办理34笔股权质押,涉及12家券商。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贾跃亭在2015年10月份一次性质押的5.07亿股乐视网股票(复权后为10.14亿股),其质押方是谁目前还不得而知。
2017年三季报显示,贾跃亭仍是乐视网第一大股东,共持有股票约10.24亿股,持股比例25.67%,其中10.2亿股被质押,质押比例达到99.53%。而乐视资金危机爆发以后,贾跃亭所持股份目前已全部遭到冻结。
如此频繁以及大规模的股权质押,为当前乐视将来发展的局面留下了重重障碍。中金公司一位韩姓分析师对记者表示:“目前贾跃亭是乐视网第一大股东,其持有的股权全部为冻结状态,也就是说乐视网的股权结构无法轻易被变动,这让有意向进入乐视的投资者颇为顾虑。”
“乐视集团上市体系各部分估值混乱,也让外部投资者难以进入,资产重组的进展将非常缓慢。”上述分析师强调。
早在11月,乐视致新与乐视影业相继启动了工商更名。12月5日晚间,乐视网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已更名为新乐视智家。而乐视影业则在11月下旬更名为新乐视文娱。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乐视网一旦复牌,贾跃亭几近满仓质押的股票同样将面临平仓风险,一旦触及平仓线,贾跃亭质押的股权将令乐视网股价再受痛击。
据券商内部人士介绍,券商的股票质押业务,一般预警线通常为160%,平仓线通常为140%,接近预警线资金方就会通知补充质押或追加保证金,若跌穿平仓线,将被终止交易要求赎回,无力赎回则将被强制平仓。
据私募机构人士透露,若以这个比例来计算贾跃亭最新一笔的股权质押平仓线,则大约可以得出在除权后的11元/股附近,预警线则是13元/股。
也有资料显示,乐视网股权质押率大多处于24%-38%之间。由此保守测算,贾跃亭当时的质押均价大约接近8元/股。
而根据各家机构对乐视网股价的最新估算,中邮基金、易方达基金与嘉实基金对乐视股价的估值都不足4元/股。
谜之乐视蜕变重生计:去贾氏标签后如何开启新程?
12月下旬,融创系高管刘淑青在公司内部被确认已接手乐视网CEO职务,而一周前她刚刚出任乐视网总经理。从过往履历看,这位乐视核心管理层新成员曾担任天津融创财务经理,后来出任融创中国财务管理中心内控总监,其专业方向聚焦于财务和风控。
原CEO梁军的离职与新的“当家人”刘淑青的任命,吸引着各界目光,也标志着乐视网“去贾跃亭化”将开启这场投资发展重头戏的新一程。下一步将如何改善公司经营、完善治理机制,外界正拭目以待。
“贾布斯”的蒙眼狂奔
“如果只用一句话评价,曾经的乐视,可以说是一个冒进、有赌性、不懂得妥协的公司,”一位从业12年的科技门户媒体人如是评价他眼中的乐视。“贾跃亭就是乐视这台机器的遥控器,他在乐视身上打上了‘贾’的烙印。”
从2014年后贾跃亭归国后,作为乐视“遥控器”的他始终在摁着“快进键”,从超级电视到手机数码,从影业娱乐再到超级造车,外界颇有创意地将他称为中国的“贾布斯”。最为有名的事件就是2016年4月,贾跃亭发表一封题为《从博傻到硬件免费:414约你进入生态消费时代》的公开信,称苹果、三星、华为等公司是在用“博傻”式消费诱导不够理性的用户为品牌、渠道、硬件支付天量溢价,而乐视要引领硬件进入免费时代。
那时候,有评论戏称,同样的产品发布会,同样的“黑T恤、蓝牛仔裤”,那边是乔布斯和苹果,这边是贾跃亭和乐视。而贾跃亭在公开的演讲或采访中也毫不掩饰地以颠覆者自居,介绍产品多以超越苹果为目标,屡次表达对苹果创新的失望。
“99%的人不看好的事情,才可能成就颠覆。”这是2017年以前,贾跃亭公开说过不下十次的原话。然而,颠覆的根本是什么?
“看不懂”——这是记者近两年采访时,外界对乐视生态最常见的评价。通过数目繁多的子公司,贾跃亭构建了一个偌大的乐视系商业版图,涉足影视、电视、手机、体育、汽车、金融甚至地产等多个领域。
与其他公司不同,囊括在乐视生态圈下的各个板块被贾跃亭模糊地交织在一起,以上市公司乐视网成为核心纽带,通过关联交易、资金往来,串联起整个乐视生态圈,以维持其正常流转。
去“贾跃亭”的乐视网
从2017年1月融创战略入股乐视以来,7月孙宏斌全票当选董事长,再到贾跃亭彻底“裸辞”,刘淑青正式履任乐视CEO。乐视网的这台年度资本大戏注定将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浓墨重彩的一笔。
“入股乐视属于战略投资,融创在享有乐视体系中最优质资产板块的投资回报的同时,还将与乐视充分利用各自的资源,在产业地产以及智能硬件、智能家居、智能社区等领域开展全方位合作。”一位乐视网高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双方将进一步巩固双方在各自行业的领先地位,实现共赢发展。
自从2017年7月4日,贾跃亭赴美后的声音便日渐消减,记者多次试图联系贾跃亭方面未果。而从其他媒体的采访中,贾跃亭对于乐视网的反思谈及“自己真的不懂资本。”
在腾讯财经《棱镜对话贾跃亭:赴美这四月想了些什么》一文中,贾跃亭对乐视的反思集中在亮点,即乐视不该只依赖融资性现金流,应该重视经营性现金流;不应该为维护金融信誉向金融机构偿还本金,而是只还利息,把大部分融资用到业务上。
“还是冒进,方向是对的,生态战略是对的,但是节奏上完全错误。”这是贾跃亭认为自己10多年乐视创业历程最值得反思的痛点。
分析人士指出,乐视网经营体系中增加非上市公司作为中间环节的做法,造成了乐视网的现金流被体外循环,导致现金流大量由贾跃亭控制的关联企业,形成的纷繁复杂的左手倒右手的局面,也将原本属于上市公司的血液被抽走到贾跃亭铺开的巨大摊子上。
对于未来新乐视如何走?上述乐视网高管表示,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和乐视网构成的新乐视经过近期一系列战略调整,继承以用户体验为核心,集中资源聚焦大屏生态优势领域,结合分众自制和内容开放的内容战略,打造以智能电视为核心的大屏互联网家庭娱乐平台,致力于成为以家庭互联网为平台的文化消费升级的引领者。
对于这段稍显官方的回答,记者追问是否能具体细化?该高管坦言:“全球巨头公司都在做垂直领域,未来要做的是乐视与融创的结合,套用老孙的话说,未来公司就要精耕乐视体系最核心、最具价值的两块资产——大屏业务和内容自制业务,去掉过去繁冗的生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