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在发布会上表示会快速把乐视网的股价做到100元,陈欧就已经开始为无人货架项目做舆论准备

贾跃亭在发布会上表示会快速把乐视网的股价做到100元,陈欧就已经开始为无人货架项目做舆论准备

| 0 comments

在终止对乐视影业的重组后,乐视网再度面临新的危机。
1月23日,乐视网召开了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经营情况投资者说明会,董事长孙宏斌、总经理刘淑青等参加了此次会议。
此次说明会针对终止对乐视影业重组、乐视复牌后股价、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债务问题等进行了说明。
作为孙宏斌看重的乐视优质资产,也是融创入股乐视条件之一的乐视影业,是孙宏斌战略中垂直覆盖新中产家庭生活的内容生产平台。今年下半年,孙宏斌已经多次在公开场合推广其大文娱战略,并为乐视影业站台。
应该说,乐视影业是新乐视体系涅槃的关键,而此次对其重组失利使得孙宏斌半年的努力付诸东流。就在不久前,孙宏斌还在做最后的努力,12月25日,融创旗下公司嘉睿汇鑫拟增资乐视影业,交易完成后,其持股比例将提升至40.75%,融创将取代乐视控股成为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
然而截至目前,由于乐视控股因对外借款及担保导致资产被大量质押和冻结,乐视控股所持乐视影业21.81%股权目前仍处于司法冻结状态。同时,乐视影业尚存有对其关联方乐视控股的17.1亿元其他应收款。
在交流会上,乐视网回复称,公司基于对于乐视影业股权情况和目前经营情况的综合判断,决定终止本次对乐视影业的收购。
而根据终止重组的公告显示,考虑到乐视控股短期内提出实质解决方案存在不确定性,乐视控股持有乐视影业股权冻结不能解除且关联方其他应收款问题迟迟未能解决,导致交易无法推进或无法获得批准,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暂不具备实施基础。
在说明会之前,乐视网发布多个公告披露了终止乐视影业重组以及乐视目前正面临的9大问题,其中包括了,关联应收款项难以收回、实际控制人借款承诺未能履行、部分债务到期等问题,造成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导致公司出现大量对供应商的欠款无法支付,销售渠道陷入困局,业务规模大幅下滑等问题。
截至2017年9月30日,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5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约435.02%,预计公司2017年全年累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资产重组的终止也预示着乐视将结束长达9个月的停牌期。
近期,市场有消息称乐视将于1月25日复牌,而乐视网的估值也遭遇基金多次下调,最新的估值低至每股3.91元左右。与停牌时每股15.33元的价格相比,缩水近75%,相当于复牌后13个跌停。
孙宏斌并没有正面回应股价问题,他表示:“股价走势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乐视现阶段将着力解决公司面临的资金紧张和供应链问题,以期公司业务恢复稳定。”
对此,有投资界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对融创来说乐视网大跌肯定是坏事,但现在融创的投资者应该已经将融创对乐视的投资全部假设为零了,只要不再投入巨资,对融创影响应该不大。”
同时,贾跃亭还持有乐视网10.24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5.67%,其中10.2亿股已质押给金融机构。股票复牌后,若公司股价出现大幅下跌,且贾跃亭无法及时追加担保,金融机构将有权处置上述已质押的股权,从而可能导致乐视网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对此,有分析认为,融创会借此抄底,从而取得乐视的实际控制权,对此,乐视网回复称,贾跃亭目前为乐视网第一大股东,持股25.67%,融创中国持股乐视网8.56%,孙宏斌先生为融创中国的实际控制人。目前贾跃亭先生并未表达对所持乐视网股权的处置安排,也未表示不对所持股权在质押机构的质押行为支付补足保证金。如果因股价下跌,贾跃亭先生也未对保证金进行补足,则其所质押的乐视网股权将由质押机构按照协议条款进行相应处置。
上述投资界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融创已经事实上控制了乐视,目前乐视是个大窟窿,除了融创没人愿意接手,融创很有可能会进一步注资,不然乐视也运营不下去。”
而贾跃亭所质押的股票很有可能因为跌破平仓线被强行平仓,该人士表示:“从开始就觉得投资乐视是个错误,现在是进坑了,只能继续玩下去,老孙应该会最低的价格买入。”
昔日在“同袍偕行”的发布会上惺惺相惜的两位老乡,如今在债务问题上也出现了分歧。
根据乐视网公告,截至2017年11月30日,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到75亿元,而1月22日,乐视控股发表文章称,经初步核算乐视控股及关联方需要承担还款的金额在60亿元左右,其中30亿元已经有相应的解决方案在加快执行。而这一说法立刻引来了乐视方面的回击,表示欠款数额并没有问题涉及关联方50余家。
根据乐视财务总监张巍的统计,截止2017年11月30日,上市公司与贾跃亭先生控制的关联方之间形成大量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预付账款等。公司关联欠款余额达到75.31亿元,涉及关联方50余家,其中主要包括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25.83亿元、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9.93亿元、乐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5.66亿元、乐视控股有限公司4.86亿元、乐视手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4.41亿元等。
而对于债务问题,乐视网董秘赵凯表示:“截至目前,公司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尚未收回,已出现公司对上游供应商形成大量欠款无法支付、大量债务违约和诉讼等问题。如上述应收款项出现大面积回收困难,将导致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危及公司信用体系,致使融资渠道不畅,对公司经营构成不利影响。公司管理层已认识到问题的严峻性和紧迫性,如果没有新的资金进入,公司将面临经营困难问题。”
对于未来的经营困境,乐视网回复称,面对业绩下滑状况,公司董事会及管理层积极应对,不断调整、优化管理机制和组织结构,积极恢复各项主营业务的开展,包括影视剧版权分销、超级电视的供、销、服等,以力争产生新的营收;并逐步处理债务问题。此外,公司第二大股东天津嘉睿也在同公司管理层积极协调目前遇到的一系列问题,期望通过借款、增资等措施缓解公司资金紧张局面,为后期持续经营做保障。
此前,消息人士曾向界面新闻表示:“止损是融创目前最需要做的事,融创应该引入战略投资者,安心当二股东。”现在,孙宏斌将面对的是更大的窟窿,尽管今年融创在地产方面的销售额再创新高超过了3000亿元,但是现在,他对乐视的信心已经没有那么坚定了:“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

日前,自媒体“发条橙子”爆料称,聚美优品旗下的无人货架项目“美点”已经开始地推。
1月21日,界面记者就此事咨询了聚美优品内部人士,对方表示虽不清楚细节,但聚美确实分出了一部分人在做无人货架,只是此刻还没有准备对外公开。
去年年底,聚美优品发布了该公司截止2017年6月30日的上半财年财报。财报显示,聚美优品2017年上半年期内净营收约为32亿元,同比减少9.2%;订单总量约为3570万,同比减少了2.8%。
财报发布后,虽然数据略有下降,但聚美优品的股价仍持续上涨,三天涨幅近30%。由此可见,大家此前对聚美优品财报的预期可能是亏损。
2017年,聚美优品经历了一系列的动荡与波折,包括高层离职、私有化失败等等,这一切也让这家公司的市值跌到了现在的5亿美元。
市场的看衰主要还是源于聚美优品本身的模式困境。垂直电商发展到聚美目前的体量已经几乎逼近天花板,流量增长也成为了聚美面对的最大难题。
尽管自身业务遇到困境,聚美在过去的一年并没有在垂直电商业务上做更多的突破,相反,陈欧的大部分精力都用于外部投资,这一点也曾被股东质疑是不务正业。
据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聚美优品共花费了9.067亿元用于外部投资。在这些投资中,除了有大家耳熟能详的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还有一部电视剧《温暖的弦》,而其旗下的空气净化器业务也单独分出一个小组,创立了一个独立品牌Reemake。
陈欧1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投资街电是聚美优品布局线下消费场景和流量入口、获取线下业务团队和实战经验的重要手段,也是聚美优品提前布局新零售的重大战略举措。
由此可见,早在十几天前,陈欧就已经开始为无人货架项目做舆论准备。
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现在并非进军无人货架的合适时机,行业正处于竞争的白热化,点位竞争激烈,聚美优品要想在此时弯道超车,需要比现在场上的玩家花费更多的“入场费”。此外,无人货架的商业模型目前还没有被任何一家证明成立,面临巨大的投资风险。
据界面记者了解,陈欧上一次大手笔投资的街电目前也仍然处于烧钱亏损状态。一个烧钱的共享充电宝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负担,如果再加一个无人货架,不知道聚美优品现阶段的20亿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能不能撑得住。
这就像是一场豪赌,但陈欧表现的却仍然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针对外界评价的“追风投机”,陈欧回答,“时代在变,聚美比时代变得更快,当所有人都意识到变化时,聚美的一切布局已经完成。那时人们或许会意识到,聚美不再是仅仅做化妆品的垂直电商,而是一个没有边界的、科技互联网lifesytle公司。”

1月19日,乐视网(300104.SZ)公告称,贾跃亭控制的关联公司对上市公司关联欠款共计75.31亿元,这被看作“打脸”贾跃亭之妻甘薇在1月3日发布的微博,微博解释了贾跃亭资金去向。
1月22日,乐视控股及非上市体系债务小组发布声明,表示:该公告部分事项阐述不够完整,75亿元债务与乐视控股及债务小组掌握的数据尚存一定差异,经初步核算需要乐视控股等关联方承担还款的金额预计在60亿元左右。相关负责人对外表示,公告前,贾跃亭、甘薇及债权小组均不知情。
乐视网在1月19日连发多则公告,其中谈及九大风险,并表示:2017年乐视网出现了关联应收款项难以收回、实际控制人借款承诺未能履行、部分债务到期等问题,造成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导致公司出现大量对供应商的欠款无法支付,销售渠道陷入困局,业务规模大幅下滑。预计2017年全年累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
乐视控股在声明中还表示,在预计承担的约60亿还款金额中,其中超过30亿元已有相应解决方案在加快执行,包括但不限于前期上市公司已经公告的将非上市公司乐视金融、乐视商城等优质资产以资抵债注入上市公司,以及其他推进中的解决方案。剩余20多亿元将在法律法规允许的前提下彻底解决,目前各方正全力推进。
随后,1月22日午间12点,贾跃亭之妻在声明发布后转发相关微博,表示“大半年时间我们一直在努力解决问题,作出解决方案从未停歇……到今天,我们也不会停歇,竭尽全力。”
双方的争锋相对,较2017年1月15日贾跃亭、孙宏斌携手召开乐视拉来白衣骑士发布会时的“惺惺相惜”已不可同日而语。从最初市场热议的“孙宏斌是否被坑?”到后来的“孙宏斌欲夺取乐视网控制权”再到当下乐视网终止乐视影业重组,以“全线利空”的姿态迎接复牌。而手中高达99.54%股权质押且被轮候冻结的贾跃亭,只能接受自己被列为九大风险之一。
独立TMT分析师付亮此前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终止重组后,在乐视网股价下跌到足够低,融创可以抄底,在合适时机重启乐视影业注入,在贾跃亭股权被轮候冻结的情况下,孙宏斌也可顺利拿下控股权。”这一观念得到不少分析师认可。
在乐视网终止乐视影业重组事宜,并宣布近期复牌的消息后。已经等待了270多天的18万乐视网中小股民即将面临亏损。复牌后毫无悬念的下跌,无疑是“杀戮”的开始。诸多股民已经在股吧中呼吁维权,欲联合聘请律师对乐视网、贾跃亭方进行索赔。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复牌与利好利空无关,如果投资者要采取法律手段维权,要依据法律规定。”
对于诸多投资者提出的“针对乐视网IPO涉嫌造假,募资投向不明,大量上市公司资金被挪用,巨额关联交易掏空上市公司等问题提起法律诉讼”,宋一欣认为:“这些完全有可能成为维权点,按现行法律,必须有证监会处罚决定或自认造假的公告才行。”
2017年至今,基金已先后3次下调乐视网估值至3.91元,估值暴跌74.5%,相当于复牌后将出现13个跌停。有股民在股吧中表示,前后补仓后,自己手中有7500股乐视网股票,成本价45.8元/股,几乎是自己的全部积蓄。另有股民表示大部分股东的平均成本都在45元左右。在没有利好的情况下贸然复盘必然下跌幅度过大,恳请证监会推迟乐视网复盘。
与诸多股民将迎来同样遭遇的还有牛散章建平。根据乐视网披露的2017年三季报显示,牛散章建平持有乐视网约4977万股,持股比例为1.25%。2016年8月,乐视网以每股45.01元价格向章建平等定增对象发行1.07亿股。其中,财通基金认购3910万股、章建平认购2488万股、嘉实基金认购2133万股、中邮基金认购2133万股。
宣布终止重组后,上述股东无疑将面临巨额亏损。而对诸多涉及乐视网融资客,“准爆仓”即将被揭开“盖子”。随着乐视网的复牌,融资客资不抵债的例子或将频繁出现。
此外,还有股民表示,“2017年年初乐视网负面已经满天飞的情况下,贾跃亭在发布会上表示会快速把乐视网的股价做到100元,那种氛围下,中招的散户很多。”2017年1月15日乐视和融创中国联合召开的投资人见面会上,贾跃亭表示会通过自身努力,上市公司业务肯定会进入爆发期,希望齐心协力让它快速达到100元。随后公司对此发布澄清公告。
目前,众多股民在各大公开平台上猜测中,5-18个跌停均有涉及,此外还有投资者表示将会在乐视网跌到谷底时抄底。但有专家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现在的乐视网从技术角度分析已毫无意义,从抄底角度而言则毫无必要。即使这只股票重新获得生机,仍需要时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