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先生又和乐视的很多前员工一样,占同期国内手机上市新机型数量的88.2%

王先生又和乐视的很多前员工一样,占同期国内手机上市新机型数量的88.2%

| 0 comments

2月11日,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了《2018年1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1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为3906.4万部,同比下降16.6%;上市新机型共51款,同比下降19%。
其中,智能手机出货量为3628.2万部,同比下降19.4%,占同期国内手机出货量的92.9%;其中Android手机出货量2945.7万部。上市智能手机新机型33款,同比下降35.3%,占同期手机新机型总量的64.7%。
在品牌构成上,2018年1月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3349.5万部,同比下降18.0%,占同期国内手机出货量的85.7%;上市新机型45款,同比下降22.4%,占同期国内手机上市新机型数量的88.2%。
值得一提的是,上月底国际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公布了2017年国内手机市场的出货量情况,其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手机市场的整体出货量迎来了历史上的首次下滑,也就是说国内手机市场开始进入饱和期。
本月初,市场调查机构IDC也发布了最新的数据,在2017年四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4.035亿台,同比减少6.3%。
而在榜单中,苹果、三星、华为、小米和OPPO排在前五位。其中,只有小米实现了出货量增长。
根据这一系列数据可以看出,无论是中国市场还是全球市场,智能手机的整体出货量均出现了下降。
一名行业分析师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下降的原因大致有三方面。首先是智能手机的创新遇到了瓶颈,使得更新周期变长;其次是高端智能手机的售价每年都在增加,让一部分原本准备购买的用户选择持币观望;第三是在全面屏、面部识别、屏下识别甚至是人工智能的加持下,不少消费者都在期待2018年各个厂商的新品。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中国的手机普及率已经超过96部/百人。这意味着,中国已经是一个手机存量市场,而大多数人至少都拥有两部智能手机,甚至多部手机也是常态。
进入2018年,智能手机的竞争将空前激烈。无论是志在目标破亿台的小米还是寻求在中国市场有所突破的苹果、三星,甚至是如何继续保持国内出货第一的华为,都需要通过新技术、营销手段、价格战亦或是明星代言抢占市场。
“这应该是决胜的一年,除了拉开排名之间的份额差,有些厂商也许将面临淘汰。”一名手机从业者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据美国消费者报告组织的一项最新调查称,安装在消费者家中的智能电视很容易遭到黑客的入侵和操控,并且在用户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追踪他们的日常观看习惯。
这家非营利性的消费者产品检测组织对市场上排名前五的智能电视进行了检查,并且发现随便一位黑客都能够对其中的几款智能电视进行远程操控,比如说调节音量到最大、关闭电视的Wi-Fi网络、快速变换频道或者让电视播放令人讨厌的内容等。
这些安全隐患存在于三星、TCL和其它使用了Roku电视平台的智能电视中,比如说菲利普、RCA、Insignia和夏普等,Roku自己的流媒体播放器也未能幸免。测试发现,这些智能电视也在不断追踪着用户的观看内容并且能够反馈给电视制造商或者它的商业合作伙伴,借助的就是一种名为自动内容识别的技术。
ACR帮助电视推荐你可能喜欢的电视节目,但是也能用于向你的家庭推荐广告。这些数据也能够与你其它的个人信息结合起来建立你行为习惯的资料,并且被销售给其它营销商。消费者协会隐私和技术部门的负责人JustinBrookman称:“多年以来,消费者在使用网络或者智能手机的时候,他们的行为都会被追踪。但是我认为很少有人会意识到他们的电视也在追踪他们的行为。”
智能电视会在最初的设置过程中会请求用户的允许它们收集用户的观看数据,但是也会警告他们如果拒绝的话可能无法享受一些功能。毫无察觉或者没有耐心的消费者可能会跳过设置,没有阅读或者了解他们所允许的是什么内容。
三星电子一位发言人在一封邮件声明中称:“我们的智能电视的许多特性都将数据的安全性与用户体验结合在一起。在从消费者那里收集任何数据之前,我们总是请求他们的同意,而且我们尽一切努力确保这些数据得到谨慎的处理。”
Roku公司在一份声明中称,消费者报告组织的报告是一种误导,而且其中不存在安全风险。声明中称,消费者能够借助借助设置功能关闭远程操控功能。Roku公司副总裁GaryEllison在声明中称:“我们非常严肃认真的对待我们平台的安全性和用户的隐私权。”
TCL一位发言人赞同Roku公司的声明,并且声称:“消费者的隐私和安全一直都是我们优先考虑的事情。”消费者报告组织建议那些想要保护隐私的智能电视用户,应当检查使用说明书将电视恢复到出厂设置然后再次进行设置,并且留意拒绝电视收集自己的观看数据。

根据中国经营网的报道,被乐视拖欠薪酬的离职人员近日收到了来自法院的电话。
乐视前员工称,“法院和我们沟通,按照拖欠薪酬判决书的50%支付欠薪,剩下的不给了,等于结案了。这个方案我们可以同意,也可以不同意。但是先同意的人,可以先领到拖欠的薪酬。”
王先生继续道,“到底乐视筹集了多少钱,用于解决拖欠薪酬问题,法院也不太清楚,但是会按照立案的先后顺序去排名。意思就是说,年前欠薪会给出来,钱够的话都给,钱不够的话发到谁是谁。”
乐视相关部门人员则表示:“关于离职员工的工资及补偿金发放方案,目前非上市体系债务小组与政府法院等相关部门一直在密切沟通中,待方案确认后会对外公布。”
乐视倒下的这半年,接受采访的王先生去仲裁机构申请了法律仲裁。乐视虽然同意仲裁结果,但是无能力执行。王先生又和乐视的很多前员工一样,去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但法院的沟通电话表示,目前只能按照拖欠薪酬判决书的50%支付欠薪。
那些没有去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员工,甚至连50%的欠薪都无法收到。田先生少走了“一步”环节,即拿着仲裁书去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因而,只支付50%的解决方案中,田先生的名字没有位列其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