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推出的暖男尊享版洗衣机是海信针对中国消费者的衣物洗护需求,一份关于小米Pre-IPO的推介材料在网络流传

图片 1

此次推出的暖男尊享版洗衣机是海信针对中国消费者的衣物洗护需求,一份关于小米Pre-IPO的推介材料在网络流传

| 0 comments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近日正考虑制定一项新规,进一步限制华为公司的美国业务。而美国媒体指出,此举或将可能殃及美国农村地区的手机公司和互联网提供商。
早在2012年,美国国会就曾发表报告,称出于国家安全考虑,要求美国电信公司不要与华为和中兴合作,此后华为一直被美国大企业拒之门外。
不过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很多地区性无线运营商、电视台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都使用了华为设备,认为其产品物美价廉且客服贴心。
而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3月26日提议采取措施,让这些小运营商更加难以支付未来采购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电信设备的交易。
据《华尔街日报》,新规将限制这些公司从一只规模为85亿美元的政府基金获得支持,该基金的目标之一是帮助美国农村地区接入互联网。据悉,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目前正在就该提议征求公众意见。
与此同时,得到部分两党议员目前正在支持一项国会议案,希望阻止安装大量中国电信设备的运营商获得联邦政府合约。
华为是世界数一数二的移动信号塔生产商,也是有线和互联网提供商设备的重要生产商。华为一直在积极吸引那些希望将老式陆线替换成高速网络连接的美国小城镇互联网公司,在大多数农村居民还拨号上网的情况下,这个市场的规模不容小视。
宾夕法尼亚州互联网提供商LHTCBroadband的负责人吉姆·凯尔说:“华为非常渴望打入小型市场,而我们乐于跟这种供应商打交道。”
另一家小型服务商东俄勒冈电讯首席执行长乔·法内尔(JoeFranell)认为,如果连公司能用哪些设备都要开始被指定,那将令该公司面临不利局面。他认为,在美国政府内部讨论的这项新立法更可能是受民族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驱动,而不是出于对黑客行为和间谍活动的真实担忧。
许多此类客户现在担心,华为在华盛顿面临的新形势可能会使他们失去西方供应商的一个重要替代选择。还有一些人担心,如果华为完全退出美国市场,他们将失去维护已拥有的华为硬件所需的客户和技术支持。
《华尔街日报》指出,美国政府对华为的打击给瑞典的爱立信有限公司和芬兰的诺基亚公司带来福音,这两家公司在美国每年300亿美元的无线设备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同时也保护了硅谷的思科系统等美国公司,这些公司为有线电视和互联网提供商生产路由器等电子产品。

科技给人类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用户对产品也从传统的功能需求,上升到了追求温度及情感共鸣上的需求。海信洗衣机一直以来专注于为中国用户提供高品质,高质量的好产品,以体贴备至的人性化产品和舒适的使用体验赢得了大众的青睐,此次推出的暖男尊享版洗衣机是海信针对中国消费者的衣物洗护需求,量身打造的理想之作。图片 1

3月23日,长城战略咨询与科技部火炬中心、中关村管委会合作发布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和2107年中关村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小米以460亿美元的估值排名第三,位列蚂蚁金服、滴滴出行之后。
在此之前,有关小米IPO及其估值事宜一直备受市场关注。小米董事长雷军辞任猎豹移动等公司的管理职务被外界认为是为了避免关联交易,推进小米IPO的信号。更早之前,小米手环生产商华米科技在美股上市也被外界认为是为小米整体上市探路。
关于小米的估值出现过多个版本,最高的达到2000亿美元。近日,一份关于小米Pre-IPO的推介材料在网络流传,又让小米的估值再次成为了外界争论的焦点。对于这份材料披露的数据情况,小米方面未向记者作出置评。但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小米市值并未有市场上传言的那么美好,只是市场反弹,市值也随之反弹。
软硬件企业之争
根据上述推介材料,小米2015年亏损9.8亿元,2016年盈利9.13亿元,2017年预计可达75.82亿元,利润率6.5%,2019年有望增至188.31亿元。2016年~2019年这四年间,小米净利润的年复合增长率可达174%。
推介材料还介绍,2016年,小米的收入组成中,79%来自于硬件,21%来自于互联网服务业务。硬件业务的净利润率仅为2.8%,而互联网服务业务的净利润率则超过40%。小米正在扩大互联网服务业务收入比例,2017年,预计互联网服务业务的收入占比为68.3%,预计到2019年,互联网服务业务的收入占比将超过硬件收入。
根据上述材料,小米主营业务依旧是硬件,但靠硬件设备并不太赚钱,利润主要来源于互联网服务。在业内看来,互联网公司的入口、后续盈利空间往往强于硬件公司,前景更加广阔,容易获得更高估值。小米也更愿意标榜自己是个互联网公司以获得更多的投资回报。而业界围绕小米究竟是一家硬件公司还是互联网公司也一直争论不休。
日前,本报记者从某券商机构获取的一份资料显示,小米自称是一家全球范围内领先的高端智能手机、互联网电视以及智能家居生态链建设的科技企业。
信托专家孙飞向本报记者介绍,一般硬件企业、软件企业上市都有一个行业平均水平,国内和国外又不同,在A股、港股、美股上市又不一样,互联网企业在美国纳斯达克估值会相对高些,“部分软件企业涉及到核心竞争力,自主知识产权、专利比较多,估值会比较高,有些硬件企业成长性比较好,估值也可能比较高,每个版块都会形成一个平均市盈率,按他的成长性、利润,基本上有个稳定的估值水平。”孙飞介绍,苹果公司目前市值达9000亿美元,正是由于它不仅是一家能通过售卖硬件获得高利润的企业,同时也能通过拥有核心技术、专利、自主产权等软服务获取更多利润。而目前,小米虽然同为硬件公司,也拥有手机、电视、电脑配件等众多生态链入口、新零售业务,并不能算完全意义上的硬件企业或互联网企业,小米的核心产业依旧为硬件业务,且利润率相较于互联网服务业务相差悬殊。
反弹的估值
记者获取的资料显示,成立于2010年的小米,此前已经经过五轮融资。其中,2010年第一轮融资后估值2.5亿美元;2011年第二轮融资后估值10亿美元,晋升为独角兽企业;2012年融资后估值40亿美元;2013年融资后估值达100亿美元;2014年再次融资后估值达460亿美元;预计在2018年2月进行第六次融资,接近本轮股份转让估值达550亿美元。之后在2018年下半年上市,预估市值可达2000亿美元。但实际上第六次融资还未有最终确定消息。
2014年,小米估值就达460亿美元,这也使得它成为当时世界上最有价值的私有科技公司。雷军称,2014年小米公司销售手机6112万台,成为全球前五,国内第一。而2015年,小米开始走下坡路,手机销量达7000多万台,市值估值450亿美元,2016年,小米手机销量大幅下滑,仅卖出了4150万部手机,全年出货量大跌36%,甚至一度跌出全球前五,市值也相应下降。
而在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7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里,小米的估值仅为307亿美元,直至2017年下半年,小米手机通过印度市场冲量,2017年小米手机出货量有望突破9000万台,而同年华为出货量则为1.53亿台,小米又重回全球排名前五。在孙永杰看来,随着产业的发展,产业对于手机厂商的要求也在提高,市场竞争强度随之增加了,相比于2014年,小米只是反弹。
上述推介材料还披露,当下小米的估值为680亿美元,如果在2018年第四季度上市,则市值将在854亿~1351亿美元范围。有消息称,小米的估值甚至高达2000亿美元。但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小米市值过高,合理估值在500亿美元左右。
“之所以会这样,还是出于资本的考虑,这只是一个宣传噱头,在炒作之下估值能相对提高,但实际上小米当下估值为500亿到600亿美元比较合理。”IT行业独立分析师孙永杰表示,雷军是一个熟悉资本运作的人,小米的业绩表现他很清楚,一千多亿人民币的收入,利润大概是在10亿美元,如果小米估值过高,上市无法快速获得高增长的盈利,股价可能会往下跌。
而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飙则认为,小米千亿美元估值还是有可能实现的,至于2000亿美元的估值不能依据常规的十年市盈率,可能要考虑二十年、三十年的市盈率来估值。
如何支撑利润增长?
“虽然拥有众多入口,而未来上市,也要看其能否获得更多的创新,入口的变现能力,是否能转化为真正的商业价值。”孙飞如是表示。
小米的设备、应用和服务要形成像苹果公司那样的生态系统,软件服务、入口要转化为有效的商业价值恐怕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部分业内人士表示,现在披露出来的小米利润的年复合增长率可达174%,这个数据过高。截至目前,小米主要的高利润还是依靠互联网服务,手机、米家生态硬件等利润、营收增长规模并不能支撑小米的利润高速增长。
公开数据显示,小米2017年度净利润有望达到10亿美元,与上述融资材料透露的2017年预计可达75.82亿元相差无几,那么174%的年复合增长率未来能否实现?孙永杰认为,在基数变大的情况下,小米实现这些业绩的难度也将越来越大,未来一年到两年内保持这样的增速比较勉强,需要靠互联网服务。
此外,孙永杰认为,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拥有流量、入口只是基础,流量能否实现真正的商业价值变现又是另外一回事,对于小米而言,手机业务是小米的核心,电视、电脑等相关硬件可以为小米带来更大价值,但出货量最大的还是手机,小米的硬件生态和互联网入口是一个相互依赖的关系,为此,归根结底互联网服务还是需要依赖小米自身硬件品牌支撑。“有一个不行,另外一个可能就不行,机遇很大,同时风险一样大。”孙永杰如是说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